痛饮人生的满杯(二)

手中的沙 2007-4-28 501

16岁要高考了,我妈说你如果考不上大学就在农场种地吧,看着茫茫戈壁我才开始感觉到害怕。于是开始啃书,但为时已晚,当年高考仅仅过了预考,正式考连个中专都没有擦边。那年妈妈在我身边叹气,当时家中情形是哥哥才工作,姐姐也才考上大学,还有一个弟弟在念高中,沉重的负担让妈妈累的喘不过来,那时我才开始体会生活的无情。于是我告诉妈妈说,我不重读了,我成绩反正一般,我去种地,供姐姐弟弟读书吧。高考后的那年夏天,我几乎放弃了读书的想法,把自己当成了地道的农民,我七月开始放羊和打猪草,坐在沙包上看着羊在吃草,在蓝天下我感觉不到牧羊女的快乐。八月挖打瓜拾红花,九月拾棉花,到了十月母亲还是不死心继续让我去重读。
经过三个月的洗礼,我知道我的路只有一条—考大学,走出农场。不进则退,那时开始给自己施压,每天只睡四个小时,灯是长明灯,一醒来就洗脸看书,床上除了睡觉的那点地方全都堆放了书籍,吃饭的时间也不放过,就是走路也在喃喃的背着单词。成绩飞速上升。那时的历史我从古到今从中到外我倒背如流,预考时考数学一晚上激动的没有睡觉也考了全校文科第二。
录取通知书出来时我如愿的考入了南京的一所重点大学。
17岁,去南京上大学。从没有出过远门,没有出过150,这次却要去那么远的地方。一个人坐上火车,却经验不足遭了贼。毕业证书粮油户口通通被偷。这是我心里第一道伤痕。它直接导致了我在以后日子里的不安全感。出了这件大事我也忍着没有敢通报给父母。一直到有好心人拾了小偷扔下的不用的这些证明并寄给了我大学教务处。
21岁,放弃了留校的机会和男朋友去了江苏一家当时效益还算好的国营企业。
22岁,准备和谈了三年的江苏男友结婚,父母希望我回乌鲁木齐并且据说找好了工作单位。那时少年不识愁滋味,一心只想往前飞。对着父母说NO的代价就是父母说你如果结婚我们就不认你了。从此你走你的路。
那时感觉父母一点不理解我,仿佛他们是我仇人,或我是他们仇人的孩子。
最新回复 (3)
  • 无此用户 2007-4-27
    引用 2
    每个人都有一段经历,令人回味无穷.只要勇往直前幸福一定在不远处.
  • 无此用户 2007-4-28
    引用 3
    姐姐加油!
  • 天香 2007-4-29
    引用 4
    曾经的经历,未来的才富
    生活之于我们这些团场出来的孩子,经历大多相似,只是故事不同而已。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