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生时代

siemon 2007-8-16 1382

现在能够记得的最早的读书的经历是小学三年级,我从一个团场连队的小学转学到团部小学读书,由于进度的差异,班主任找了一个离我家比较近的女生给我补习功课,这个女孩的名字我还记得,叫谭存菊,而且现在还记得她长相,鸭蛋脸,长发,扎一个小辫,眼睛大大的,算得上美丽的那种女孩。我每天晚上吃过晚饭就背上书包到她家里补课,到后来课很快补上来了。(此处经证实有误,并非谭存菊而是张良霞,上周去北京有见面,对此深表歉意,经考证,可能谭与张是邻居,记忆出现失误。
三年级我还是中队长,二道杠,班里只有二名同学能获此殊荣,现在想想,应该是件很光荣的事呀,不过后来给老师收去了,是强行没收,扯下时连我的衣服也撕破了,大概是因为我经常不交家庭作业,倒不是因为我是一个差学生,可能是因为自己太贪玩了,老是不做作业,而且捣乱课堂纪律也是出了名的,我这个人从小就不太本份,现在也是如此,经常被老师点名,罚站,站在讲台前面有过,教室后面有过,老师的椅子上也有一次,因为上课不听课,脚下踩着一根弹簧,就是做沙发的那种弹簧,下了课老师不让回家吃中饭,罚站在老师办公室的椅子上。还有用老师的粉笔到处乱丢,被罚打扫卫生一周,有点举不胜数了。
记得有一次还在连队小学读书,有一次,书上的一道题目,班上只有两个人作对了,这下好了,老师让我们两个人可以不用上课了,出去玩,而其它同学必须补课,真是太长面子了。还有上音乐课时,为了不影响其他班级的同学上课,把我们集中起来,大家每人拿一只小板凳,座到校园里的一块空地上唱歌,四周都是白杨树,那种感觉真的是太奇妙了。
三年级还有一次是放火被学校通报批评,说是放火,其实只不过是点燃了职工们收下的玉米秸杆,大的跑得快,而我却被团教育科的干事给捉住了,还报到了学校。学校通报批评,这是我最丢人的一次。
四年级数学特别好,有时候上课也不听课,下课做作业就看一遍书上的例题好了,从这之后养成了一个良好的习惯,就是只要碰到不会做的题目,都会去看书,因为答案一定在书上,实质和内容都是一样的,只不过是换了一种形式而已。
五年级的同桌是女生,叫高丽,家里是基建连的,白白的皮肤,大大的眼睛,嘴边还长了一颗痣(真的有点奇怪了,十多年前的事竟然记得这么清楚),现在看起来简直就是大美人一个,(不知她能不能上网,不然真的会扁我一顿的),别的好象也没什么印象了。
初一作班长,班主任是焦美蓉,瘦瘦的一个小女人,头发黄黄的,不太会笑的,现在应该有40多岁了吧,那时还是20多岁的姑娘,还没结婚呢,后来据说嫁了一个团医院的医生,我们班是后进班,在她的努力下,成了先进班了,无论是班里的纪律还是成绩都有所进步。那也是我最风光的时候,怎么也作过班长的呀,后来去部队时,看到班长的权力还挺大的,不过想一想自己也曾经是一班之长,或多或少也有几分自豪感。
初二也是班长,不过只作了半个学期,后来给老师免掉了,上课不遵守课堂纪律把历史老师给气跑了,还是一个老女人,我们还真够厉害的呀,不过我属于少数几个胆大的,勇于承认错误的学生,必竟上课讲话的人多,可承认的人少,我们这几个人就成了班主任发泄的对象了,让我们给历史老师道歉,我们去了,老教师人挺好,一看我们七八个男生到她家亲自道歉,立马气消了大半,还给我们讲了一些大道理,可班主任可不干了,一定要我们写悔过书,而且罚我们一周打扫卫生才肯罢休。
初二还去拾棉花,记得上次五月的雪有在回贴的时候也提到过,农场的学生都要下连队拾棉花的,我们也一样,每年9月份,自己带着棉被和生活用品,乘上连队的拖拉机去遥远的连队拾棉花,那时只是觉得很好玩的,大家都住在连队的大礼堂里,地上铺上麦草,麦草上铺被褥,每天天不亮起床,到天黑了才回来,大部分时间中午吃饭也在田里,胸前吊着一具花兜,拾满后放到一个尿素袋子里,有时,还得帮班里的女生背袋子,一般是女生拾得多一点,袋里乘得多了却背不动了,总要班里的男生帮忙。中午最喜欢吃的是油饼稀饭或是肉包稀饭,我一直到现在都爱吃肉包,早饭总爱吃速冻小笼包,可能是那时留下的革命传统。
初二一度是班里的第七-八名,那时班里排名次的。应该算是中等偏上的吧。考初中时,语文考67分,数学105分(120分的试卷),语文太低还被老爸给狠狠的揍了一顿,不过就在这一天,离我家不远的团领导家,大概是团长还是政委什么的,家门口被人放了炸药包给炸得乱七八糟,好象没有人员伤亡,只是家里的窗玻璃都给震碎了。五年级的数学老师姓倪,是一个武汉知青,她叫同学通知我去她家里,去了之后她正在烧饭,她告诉我,叫你爸帮你走一下后门,上初中可以进快班,因为我的数学成绩好,但语文成绩却不好,意思是如果分数线划定为180分我就进不了快班了,我爸那时是宣教科的干事,这个后门应该没有问题的,后来走了没有我也记不得了,总之好象我初一不是快班,进了初一(8)班,好象那年没有分什么快班慢班,不过我们班是后进班倒是真的。这个倪老师是我第一个应该感谢的老师,可那时却不懂事。



----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QQ:54136412
siemon@163.com

初三好象没有什么印象,记得开化学课了,化学老师是班主任,名字叫王玉新,(真有点不可思意,这么多年了,我竟然记得这么多人的名字,连我自己也觉得有点惊讶了),班长是张建华,班里有两个建华,都是女生,还有一个叫刘建华的,她爸是副团长,我跟刘建华座同桌,有一次她害了我一顿,上课老师提问,我站起来回答,等回答完毕坐下的时候,她把条凳靠我这边的一头向后移了移,害得我一屁股坐到了地上,班里同学哄堂大笑,我记得她好象是短发,那时叫YAZI头的那种,她现在应该在石河子八师医院, 我忘了听哪个同学说过的,张建华后来去了河北邯郸,是我初恋的女朋友告诉我的,家里的小孩子已经很大了,现在应该有30岁了吧。初三我是什么课代表,好象是数学,老师是一个冷女人,不知年龄,根本看不出,课教得还挺好,就是从来没有笑容,一副冷峻的面孔,铃响进教室,下课走人,现在想起来,这应该叫个性了,哦,想起来了,生理卫生课后面一章记得是生殖系统,男女生分开读的,一个大教室,好几个班的男生在一起,想想有点可笑的。
初三考高中还比较顺利,记得这中间有一次下冰雹,很大,教学楼一面的窗玻璃全给打破了,走廊里全是碎玻璃,马路上被冰雹打下了一层厚厚的树叶,地里的农作物全变成光杆司令了,那次团场受灾十分严重。
朦胧的有恋爱的意识大概是在初二,很喜欢一个班上的女生,姓张,名字忘记了,瘦瘦的脸颊,扎一个小辫,那时只是对她有好感而已,根本谈不上爱情,甚至连初恋也算不上。
高一可惨,明明是考上了高中,可报道时却没有我的名字,我每一个班都找过了,也没发现我的名字,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给加进高一(1)班了,班主任是魏小雄,也是武汉人,高一是我记忆最丰富的时期了,这里有我的死党,有我的初恋,包含了一切学生时代的快乐。
印象比较深的有很多人,王建军,毕海云,孔令娟,阎峻,俞立民,黄莉,(恕不透露我初恋女朋友的名字),王鹏,陈立新,刘虎(据说后来改名叫刘志航,说是一定要考天津民航,不知考上没)还有很多都一时想不起来了,这些人多数都考上了各种院校,王建军在独山子乙烯工程,毕海云在150团,孔令娟同毕海云结婚了,阎峻据说在乌市市府,俞立民可能去了宁夏,毕业于内蒙古林学院,原先在新疆林科所,黄莉在乌石化,王鹏去了上海,他家是上海知青,班里上海知青的子女比较多,记得有一个叫张艺的,女生,应该是初二的同学,小学的时候好象同另一个上海子弟姓徐的,叫徐明的,一共唱过一首歌,歌名是《脚印》,那时还没有什么流行歌曲的概念,不过应该反应很好,是一个全校的大会开完之后的一个压轴戏,在当时还有很多歌不能唱的,有列出一张黑名单的,多是邓丽君的和张行的,就是台湾那个唱“黄色小调”的,就是下面的观众提问,提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由他现场编词配曲演唱,提的问题多半是你的老婆和妈妈同时掉进水里,你应该先救哪一个,回答也很巧妙,后来好象不流行了。
高一时活动很多,结交了一大帮死党,男生女生都有,我的初恋就从这时开始,先开始我并不是一个很活跃的学生,而且几乎不擅长此类,是他们圈子以外的人,最先开始好象是班里准备春节汇演的节目,我照例没份,他们一伙有二个个节目,一个是舞蹈《明天会更好》,好象是罗大佑写得歌吧,“轻轻敲醒沉睡的心灵,慢慢张开你的眼睛”每次听到这熟悉的音乐,我就会想起当初美好的时光,还有一个是吉他弹唱,说是吉他弹唱,其实那时连和弦也不懂,只是象模象样地弹几下,主要是唱,歌名忘记了,歌词还记得“哗啦啦啦下雨了”,就只记得这么一句了,有一次临演唱时,三人演唱小组中有人请假,还让我客串了一次,我连歌词都记不住,滥芋充数。
高一读书有点吃力了,可能是玩得太多了吧,要么是因为家里没有管,父母因工作调动到外地,我们只有三个孩子在家,还有二个妹妹,一个小我一岁,一个小三岁。家里请了一个四川籍的女孩做保姆,说是保姆,只是给我们烧饭,洗衣,做点其它的家务劳动,住在我家里,她好象比我大一点,四川口音很重的,跟我妹妹关系很好,好象有点怕我的样子,因为我老说她饭烧得不好吃。其实我是不会说的,只是有时觉得饭不好吃了,就一声不吭,丢下饭碗就走人。
初恋具体是什么时间,我也忘记了,好象是第一学期末吧,是冬天,怎么开始的我也忘记了,我发生这种事情多半是女生主动,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不太受女生关注的人,平时看见女孩都会脸红的,这种缺陷一直持续到读大学时,我高三的一个女同学碰巧是我妹的大学同学,同我妹还说起过我高中时的惨样,只说了这么一句,“同女生说话都会脸红的”,大学时的女生也这么说过我一次。看来这是真的了,我也认了。


----
悄悄的我走了,正如我悄悄的来;
我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

QQ:54136412
siemon@163.com
最新回复 (26)
  • 白鹭 2007-8-15
    引用 1
    这位同学我们应该会认识才对的啊!
    看里面提到的人物,许多我都知道还有些许印象,真是边看边做了一次简单的儿时的回忆,只是我的回忆是从我上初二转学来一中开始!这位同学我们应该会认识才对的啊!
  • 无此用户 2007-8-15
    引用 2
    哈哈,小张同志高一就恋爱了,那个年代,绝对的早早恋!
    看你的回忆录,断定是个调皮的学生,可是你给我留下的印象很儒雅,是不是你装的啊?
  • 白鹭 2007-8-17
    引用 3
    看了这位同学的资料,可是没印象!
  • 雪花飘飘 2007-8-17
    引用 4
    当年那个男生很腼腆
    当年那个男生很腼腆,完全不像你所说得那样顽皮,也许聪明的男孩小时候都很调皮,不太用功学习的。前段时间京城相聚,二十多年前的你依然在脑海闪现,沧桑巨变中,老的是时间,不老的是一颗对故乡永远爱恋的心,故乡的风沙,故乡的云霞,故乡的同学友人。。。。。。一切的一切凝固在岁月之键,等候我们想家的时候轻轻地弹起,那首伴随我们成长的光阴的故事。。。。。。
  • 手中的沙 2007-8-15
    引用 6
    再续工作时代
    呵,追亿似水年华。何不再续一工作时代,忆往昔峥嵘岁月畴。
  • 无此用户 2007-9-4
    引用 7
    写得好真实啊
    还记得那时的很多事。只是还有更多的事,是长大以后才知道,特别是知道了:每个人都那么得可爱,那么得让人喜欢。只是当是一叶障目,不知道。
    那么多美好的东西,记在心里是件非常快乐的事,可以让一生的回忆都像撒过糖。
    长大以后,还都是互相惦记着,只是各自都那么忙。
    生命一直在向前延伸,可回忆常常使我们回顾,多好的青春啊,多美的年纪,多好的日子啊,为我们以后生活带来永远的阳光。
  • 无此用户 2007-9-4
    引用 8
    建议继续写下去吧,写到我们今天的生活为止,生命还在继续啊!
  • 雷勇 2010-5-25
    引用 9
    你家是不是从16连转到团部的?令尊是老师吧?

    你还有个妹妹叫张瑾?一年级的时候,除了她全班没人理我,她现在在哪?
  • 白鹭 2010-5-26
    引用 10
    看来你混的很差嘛!全班只有一个妹妹理你,你好可怜哦!:lol :lol :lol ;P ;P
  • 卿涛 2010-5-26
    引用 11
    看的很有感触,顶一个。
  • 列宁 2010-5-26
    引用 12
    那你好张瑜。小学我们一个班呀。你眼睛大大的。帅现在。我是岳明东。你记得不。
    那时的班主任姓郭。五年级我们分班了。在以后见见面。张良霞和李雷。刘虎和她姐我们一个班。咱们的班长叫罗霞萍。全家就去四川。回想好多。。有时会回到小学的那个土舞台。一睁眼老了。只有记忆是一点点。高中是你还和王建华。刘虎。小毕在年底表演上唱过。口袋里满满的脑袋里空空的。现在只要口袋里没钱就要想起你们。四个人好像四个表演。有机会在聊。谢谢你想起小学,从小学到高一我李雷。张良霞一直一个班。我qq1464669288
  • 飞鸟渡 2010-5-26
    引用 13
    呵,张瑜,我们应该是一个班的。我可知道你的初恋女友是谁啊,你们俩个上课的时候都手拉手啊。
    我记得你有一套玻璃的生肖,晶莹剔透,美丽得让人难以相信,每一个同学看的同学都忍不住会发惊叹。
  • 雷勇 2010-5-26
    引用 14
    虽然偶从小内心世界就很丰富,但外表一直很"蔫儿"。成绩好,爱看书,爱画画,其他就不行了,上课还喜欢走神、搞点小动作。回想起来,我大约能想明白老师和同学为什么不待见我,但确实不太明白为什么只有张瑾愿意搭理我,难道是因为她格外善良?

    儿时和少年时的时光很是清晰可亲,但我比较懒,不喜欢码字——除非上网辩论。许多时候也有娓娓道来的冲动,但总坚持不下来。现在有了这个网站,我想我会尝试打开记忆之门,和同学朋友共同分享故乡和青春给我们留下的宁静和温情。
  • siemon 2010-5-27
    引用 15
    Quote原帖由 雷勇 于 2010-5-25 23:18 发表
    你家是不是从16连转到团部的?令尊是老师吧?

    你还有个妹妹叫张瑾?一年级的时候,除了她全班没人理我,她现在在哪?

    是的,你说得没错,我前两天看到消息,可无法回复,可能很久不上这个网站了,所以禁止发言,今天终于权限改好了,我家从16连转到团部,小学三年级,高一转到142团读了一年,高二转到石河子市,张瑾现在也在绍兴,本地的第二医院院感科的科长,以前做急救中心的护士长和ICU的护士长,今年刚升是副高职称了。
  • siemon 2010-5-27
    引用 16
    Quote原帖由 飞鸟渡 于 2010-5-26 20:53 发表
    呵,张瑜,我们应该是一个班的。我可知道你的初恋女友是谁啊,你们俩个上课的时候都手拉手啊。
    我记得你有一套玻璃的生肖,晶莹剔透,美丽得让人难以相信,每一个同学看的同学都忍不住会发惊叹。

    嗯,鉴于保护当事者的隐私,在此不透露我初恋女友的名字。是有一套玻璃生肖,是我父母回山东老家的时候带回来的。
  • siemon 2010-5-27
    引用 17
    Quote原帖由 列宁 于 2010-5-26 20:30 发表
    那你好张瑜。小学我们一个班呀。你眼睛大大的。帅现在。我是岳明东。你记得不。
    那时的班主任姓郭。五年级我们分班了。在以后见见面。张良霞和李雷。刘虎和她姐我们一个班。咱们的班长叫罗霞萍。全家就去四川。回想 ...

    已加QQ,我基本上每天都泡在网上,石河子农学院计算机毕业的,早几年一直搞计算机信息技术及网络,02年开始做建筑智能化设计,我07年去北京的时候有碰到过张良霞,跟另外一个女同学一起吃了北京烤鸭,罗霞萍我真的还是很有印象的,瘦瘦的一个短发的女孩子。郭姓班主任是长圆脸,两条短的辫子。

    [ 本帖最后由 siemon 于 2010-5-28 08:04 编辑 ]
  • iu 2010-5-27
    引用 18
    ”教学楼一面的窗玻璃全给打破了,走廊里全是碎玻璃“两边是教室,走廊在中间。纠正一下
  • weibing 2010-5-27
    引用 19
    雷同学啊,你还叫“焉”啊,那话多的,而且确实是知道的很多,发挥起来如滔滔江水绵绵不绝啊,我们听得一愣一愣的,特崇拜你,尤其是你和曹胖子一起开讲的时候,那叫一个热闹啊。
  • siemon 2010-5-27
    引用 20
    Quote原帖由 iu 于 2010-5-27 18:10 发表
    ”教学楼一面的窗玻璃全给打破了,走廊里全是碎玻璃“两边是教室,走廊在中间。纠正一下

    嗯,我记得是楼梯口的窗子玻璃全被打破了,楼梯上全是碎玻璃。当然有一边的教室里的玻璃也全被打破了。
  • 东沙包 2010-5-27
    引用 21
    顶一个,看后感觉又回到了150。siemon文章中所提到的焦美容是我表姐,毕海云是我高中同学的哥哥,本人还有两个新疆朋友也在绍兴,一个石河子市的一个阿克苏的,本人目前在台州,今年做完要回杭州了,我和那个石河子市的兄弟都是从事建筑业,他在做建筑水电设计,我从事工程监理,希望下次再去绍兴时能同咱150的师兄一起聚聚。
  • 飞鸟渡 2010-5-27
    引用 22
    Quote原帖由 siemon 于 2010-5-27 17:51 发表

    嗯,鉴于保护当事者的隐私,在此不透露我初恋女友的名字。是有一套玻璃生肖,是我父母回山东老家的时候带回来的。

    放心啦,你不说,我自然不会说的。:lol
  • 白鹭 2010-5-28
    引用 23
    ;P ;P ;P ,看来还是你比较了解他!雷勇同学,这下有人出来指证你了,如此看来,还是人缘差哦!哈哈。。。;P ;P ;P
  • weibing 2010-5-28
    引用 24
    因为他坐我后面的,而且我们都是中午不回去吃中饭的,所以;P
  • 白鹭 2010-5-28
    引用 25
    别说,我还对他真有点印象,知道他是咱初三的同学,贺郁芬老师的班!没错吧?
  • 雷勇 2010-5-28
    引用 26
    ::( 请注意保持队形。本帖是瑜哥晒学生时代所作,不要跑题。关于姓雷的到底是一“老蔫儿”,还是一“话痨”,择日另行讨论。
  • 白鹭 2010-5-31
    引用 27
    ;P ;P ;P ,这个话题也很重要!这牵扯到一个人隐藏的深不深的问题!:lol :lol :lol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