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并不如烟之四

雪花飘飘 2007-8-20 485

往事并不如烟之四

相音

儿时的伙伴大多是我的邻居,他们的家是在我家前后的几排房子,和我同龄的孩子不少,因为那时候每户人家都有好几个孩子,总有和我同龄的男孩女孩,我们一起捉蜻蜓赤脚在屋后面小渠道水中嬉戏,晚上明月升空之际,便三五成群地分成两个班捉迷藏,晚上捉迷藏是一项冒险游戏,你想,深更半夜一群小孩分散开藏身于不知道谁家的院角柴垛甚至地窖中,找起来是很费劲的,小伙伴们往往煞费苦心四处寻找,也找不到人影,于是大伙又分头寻找,小时候的我们无所危惧,因为小镇的治安很好,虽然地处沙漠深处,还颇有世外桃源的感觉,家长总是很放心地由着孩子性子去玩,家长知道一群同龄的小孩子整天忙着找乐子想着法子疯玩,不到饭点不回家,也都不阻拦。童年的玩伴中有席斌,谈存菊,尹立民,徐志斌,姜建兰,武礼玉还有他们的弟弟或者妹妹等等,还有一些玩伴已经叫不出他们的名字了,因为他们家陆续都离开了小镇。后来就不曾谋面了。我们在家门口玩跳沙包,打沙包等游戏,冬天在大雪纷飞中堆雪人,打雪仗,在冰天雪地中滑爬犁,打老牛,滑冰,小镇的雪是世界上最美的雪,长大后,我才发现,小镇的雪得天独厚,一场大雪过后,漫步在白茫茫的世界,雪裹住你的双腿,似你穿了一双上帝赐予的雪靴,白雪在冬日的阳光下闪烁着七彩的光芒,格外迷人。
在我读中学的时候,我家对面搬来一户新邻居,邻居大哥比我大六岁,当时已经快高中毕业了,那一年冬天雪很大,我家屋后树林玉树琼枝,风过处,摇曳的梨花若蝶般飞舞,在一个冬日的清晨,我看见邻居大哥在屋后树林雪地边走边读书的背影,他的背影从此定格在我心深处。邻居大哥很用功,后来他考上南方一所重点大学,大学暑假期间,我们一起打羽毛球,下象棋,还曾记得我为了让邻居大哥教我下围棋,还自作主张把家中两种不同颜色的两大罐药片当围棋子,拿到大哥家中让他教我,他看见我把两罐药片当围棋子,开心地笑了,一口答应说一定教会我,后来因为我有别的事情,有一段时间没有提及此事,等再想学的时候,邻居大哥假期结束要返校了。因为我妈做饭好吃,邻居大哥有时候到我家玩,快到饭点的时候也就留在我家中吃饭了。过年的时候我两个哥哥和邻居大哥还有他的哥哥一起打牌或者打麻将的时候,我就给他们做夜宵吃,邻居大哥总是夸我做饭好吃。我不喜欢打麻将和打牌,他们玩的时候,我就在深冬的庭院内数星星,对月感怀,一曲接着一曲唱歌,记得那时候喜欢唱《雪在烧》《渴望》等歌曲。我一生爱雪,雪升华了我的灵魂,白雪覆盖了一切丑陋的东西,还世界一片清明,更爱雪后观月明的凤凰涅磐的境界。
随着时光的推移,我已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少女,那时候邻居大哥已经在乌市工作。即便工作了,邻居大哥也总是有时间回家,而且总是呆很长时间,他总是爱到我家找我聊天,很关心我的学习,那时候我快参加高考了,他总是不厌其烦地告诉我一些学习经验,我的数学成绩不是很理想,他就帮我补习数学,希望我能考一所好大学。我那时候感觉到邻居大哥对我的好,可那时候我还是高中生,虽然少女情怀总是诗,面对繁重的学业以及不可知的未来,我也总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我的父母对邻居大哥很好,每次他来我家我妈都很热情,而我去他家中,他妈对我也很好,总是充满慈爱地看着我,他家是湖南人,他的母亲很能干,家中所有的一切几乎都是他妈操持,他妈五十出头就已经显得很疲惫苍老了。记得1989年国庆节的时候,邻居大哥从外面出差回家,从出差的工程所在地带回几块石头,石头形状怪异,颜色很漂亮,我笑他带什么不好偏带石头回家啊,他默默无语。还拣出一块石头给我。那年夏天我去他家玩时穿了一件真丝隐花的白色短衫,很漂亮的布料,他妈很喜欢。他妈对他说你下次回来也给我买块这样的布料做件衣服吧,他一口答应,我笑看这对母子,儿子养大了,当妈的也老了。国庆节假期结束后,邻居大哥就回乌市了,没多久的一天中午,我和姐姐在家中庭院聊天,看见邻居大哥的妈妈来我家抓鸡,他家和我家仅隔着一道篱笆,他家的鸡跳到我家院中了,他妈边抓鸡边自言自语说,我家的鸡跑过来了,我看见他妈脸色苍白,很疲惫的样子,心生爱怜,当时这种感觉只是一闪而过,没想到就在10月25日那天早晨,他妈就出事了,他妈那天早晨起床后觉得头不舒服,就一早洗头,以为没啥事情,当时家中只有他没有考上大学的妹妹在家,他父亲去石河子出差了。他妈洗完头后还是觉得很不舒服,就一个人去机关卫生室,卫生室的医生说你最好去医院检查一下,而那时候他妈恰巧碰见一个湖南老大妈,湖南老乡就陪他妈一步步向医院走去,结果刚进医院大门,他妈就摔倒在地,昏迷不醒,医生说他妈是脑出血,在他妈昏迷不醒大约半天的时辰,他妈就走了。至今我依然清晰地记得他妈去世前的样子,那是我在下午放学回家后听我妈说了这件事后,一个人跑到医院去看他妈的,那时候他妈已经处于深度昏迷之中,在窗角夕阳余晖映照下,他妈苍白的脸上泛着红光,也许那就是回光返照吧。医生上前照了一下他妈的眼睛,叹气着摇头走了,那一刻我潸然泪下,生命如此脆弱,52岁的生命还很年轻,刚把儿女含辛茹苦地培养成才(四个孩子有三个是大学生),还没来得及安享晚年,就这样匆匆地走了,没有留下一句话…….难道他妈已经早有预感?我记得那天早晨去上学的时候,恰巧遇见他妈送他爸,他妈走出他家大门一直送到巷子口,看着他妈那充满眷恋的眼神至今我无法忘怀。以前他爸出差我从来没看见他妈送出巷口,而留在家中的他妹妹完全被突如其来的灾难吓呆了,只知道守在她妈的病床前哭,当医生说她妈已经不行了,赶紧准备寿衣吧,那时候我那善良的母亲就放下手中的活计,帮她妈买来了寿衣并帮她妈穿上。而他家的湖南老乡在听到消息赶往医院去看望之际,没有一个人帮守在刚去世妈妈身边的女孩子做点事情。后来在乌市工作的邻居大哥很快回到家中,他是哭得最伤心的一个,因为他妈最疼爱他。在我18岁那年的深秋季节,我到医院太平间参加他妈的葬礼,说是葬礼,其实就是哀悼逝世的人的一种方式,因为那时候已经不兴土葬,而是要拉到石河子火化,至今他妈的骨灰还在他哥家中,据说是要等到他爸去世后一起安葬在湖南老家。18岁的我是那天参加葬礼最小的一个,那天下着小雨,枯黄的落叶象上苍捎来的纸钱也来为这个苦命的母亲送别,我第一次深刻感悟生命的不堪一击,看着邻居大哥兄弟姊妹哭作一团,我心中感慨万千。他妈想要的那块布料永远也穿不成了,做儿女的又有几人能够真懂得老人的心呢?办完他妈的后事我对邻居大哥说,你妈最后一面你没见着我替你见了,你妈送别你爸出差的场景我也见了,对邻居大哥说这些的时候我声音颤抖,浑身也在颤栗,他一把抱住我,我能感觉到他浑身发抖,象一个绝望的孩子……. 这一切也许就是冥冥中注定的,他妈去世那天是重阳节(老人节)。
世事沧桑,恍若一梦。我和邻居大哥最终没有走到一起,清纯浪漫的初恋连同我在家乡的酸涩又充满阳光的学生时代一起尘封在岁月的一隅,只等到某一天的某一时刻,轻掸灰尘,回到从前………
最新回复 (2)
  • 无此用户 2007-8-19
    引用 2
    回到从前………
    往事并不如烟,尘封的岁月又回到从前………
  • 魏蔚 2007-8-19
    引用 3
    从前是回不去了,只能怀旧了,让记忆伴随我们以后的路吧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