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并不如烟之七

雪花飘飘 2007-12-30 640

往事并不如烟之七

相音

随着年龄的增长,离开父母的时间越长,就越是觉得为父母做得太少,时光飞逝,每次回家望着父母日益沧桑的面孔,佝偻的背影,我的心阵阵隐痛。如今,面对残酷的现实,我们不可能再象父辈那样创造三十六块一毛二养活一家五口人的奇迹,生活的压力使我们本该尽的孝心一点点地萎缩,象风干的柿子,在岁月的枝头摇曳,有时候感觉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北京昂贵的医疗费,使得如果生病在石河子最好的医院可以完全报销的父母拒绝离开家乡,到我家里安享晚年。我爱人全力支持与我父母同住,他忙于科研,已经获得中科院博士学位的我爱人现在事业有成,无暇顾及家务,他说我的父母可以为我分担一部分琐碎的家务。的确,北京是干事业的地方,然而我无法融入其中,总觉得自己如一叶浮萍零落异乡,路途遥远,归期如梦,我们的命运恰似我们父辈命运的倒转,遥想当年,我们的父辈从五湖四海汇聚边疆小镇,如今的我们却从小镇散居世界各地,父辈其实比我们伟大的多,他们创造了一个让世界为之震惊的奇迹,而我们却背井离乡独在异乡为异客,为了生活四处奔波,日益高涨的物价及贵得有些离谱的医药费,让众生倍感压力,面对现实,更多的时候我们无言,只能乐观看世界风起云涌,以不变应万变!
我曾经圆了我母亲的一个梦,现在想起来感觉很舒心。我母亲姊妹四个,本来家里没有兄弟的。我舅爷夫妻俩过世早,落下一个十二岁的孤儿,我外婆见他可怜,就认他为儿子,于是我母亲家里就算有了兄弟。后来我在城里粮局工作的外公撇下我外婆和他的孩子们,和另外一个女人过日子了,我外公的族亲乘火打劫,非逼我外婆带着孩子离开祖屋,我外婆不从,一路上告,颠着小脚一路告到北京,老屋终于保住了,多年以后老屋又成为我舅结婚的新房。因为我外公的离去,家中经济陷入困顿,作为长女的我母亲没上过学,很小就为我外婆分担家事了。我父亲曾不止一次说过,其实我母亲很聪明,如果有文化的话,那可不得了!后来我母亲离开安徽老家随我父亲来到边疆小镇,因为从小就吃苦,我母亲很能吃苦,记得小的时候隔壁邻居夫妻俩都是大学生,在园艺连当技术员,隔壁阿姨经常为生活的艰苦跟她丈夫怄气发火,而我母亲从不,即便生活再困难,我母亲总想着如何改善生活,而不是一味地抱怨。记得我小的时候经常听我母亲说她很挂念我外婆,而从没听她提及外公,好奇的我就问我外公在哪里?我父亲笑着看看我又看看我母亲,不说话,而我母亲出人意料地平静:你外公死了。我当时还傻呼呼地重复:我外公死了。我母亲说完转身离去,我父亲依旧不语。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内情,想一个男人 对自己的孩子生而不养的罪过何其重!竞令他的儿女在他有生之年诅咒他,而且是出自于我那善良贤惠的母亲之口!一直牵挂我外婆的我母亲终于在我奶奶高寿仙逝后,多次想把外婆接到我家里安享晚年。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期,我在鲁西南生活的姨去世了,姨没去世前,在城里工作,经常把在安徽农村我舅家生活的外婆接到自己家中生活,有我姨照顾外婆我母亲就放心了,我姨去世后,我母亲更急着想要接我外婆了,因为我舅并不孝顺我外婆,老人在家里就是一个做饭打杂的老妈子,我舅妈结婚后很少干家务活,她的孩子都结婚生子了她竟然一次锅碗都没刷洗过,凡事只要我外婆伸手能干的舅妈绝不会自己动手干。上世纪最后一年的那年春节前夕,我准备接外婆回家,回到家里我母亲见到自己多年未见的母亲很高兴,我对母亲说我圆了你的一个梦,一路上可把我累坏了,我说舅舅实在太过分了,明知到我外婆此去不知能否再回老家,可他只把外婆送到村口就不管了,他知道我买好的卧铺票是凌晨3点上火车,我还随身带了一个大皮箱,一个小脚老人还有一个大箱子,上火车时肯定不方便,我舅自己不去送就罢了,他大儿子已经结婚生子了,他也能送他奶奶到车上吧,可他家谁也没去送!我气愤地当着我母亲地面述说我舅及他家人的种种不是,我母亲没吱声,其实她心里透明白。结果我在候车室遇见一个等车的女大学生,说明情况后那个女孩很愿意帮忙,火车到站后,女孩跟着到站台,我把外婆扶上车,那个女孩就在站台帮我看箱子,在车上安顿好外婆后,我又返身回来拿箱子,等火车启动的那一刻,我守在外婆身边,感慨无论身在何处还是好人多,外婆算是白养舅舅一场了,我接着说,在返回新疆的火车上外婆一路上很精神,除了一日三餐我按时到火车餐厅给外婆买饭外,近八十岁的身体很硬朗的外婆一点也不用我操心,上车前我买了足够的食物,两只烧鸡还有牛肉主食水果什么的,配以火车上买来的饭菜,外婆吃得很高兴,白天的时候她总是精力旺盛地看着窗外的风景,象一个第一次出远门的孩子,等到了乌鲁木齐坐长途客车回家途中,我发现被三个男贼盯上了,我当时很紧张,环顾四周后,计上心来,我旁边坐着一个女学生,我顺手写了一个字条递给女学生,意思是说贼盯上我了,咱俩演一场戏,目的就是让贼知道我俩都是学生,没钱,贼就会放过我的,谁知那个女孩不为所动,漠然置之。无奈之下我只好自己一个人唱独角戏,我对那个女孩说我也是学生,这次从安徽农村老家带外婆回农场家中过年,我在农场的家很穷,我在农村老家的外婆无依无靠投奔我母亲来了,穷学生回家别看箱子大其实里面全是书,噢对了,我这里有李阳的英语书,这本书介绍的学习方法很好,我拿给你看看,我说完就跑去打开箱子取出书的同时也把值钱的东西都装进大衣口袋中,由于紧张动作快,我被给家里带的咸鱼刺破了手皮,还流了点血。那辆车人较少,后半个车厢是空的,我还是有些旅行经验的,我的箱子放在没人坐的最后面,我人也做最后一排,我打开箱子取东西的时候没人看见,我做完这一切后很快返回座位,装模做样地给那个女学生看这本书,其实女学生根本就不理睬我,不过我还是要感激她的沉默,即便是一个人演独角戏也比身边没人掩护要强多了吧。其实这套李阳的英语书是带给我亲戚家孩子的,中途下车上厕所的时候,我发现贼似乎已经知道了我已经把箱子里值钱的东西转移到身上了,其中一个贼的眼紧盯着我鼓囊囊的大衣口袋,我心想这下我就不怕了,但还是不能在长途车站下车,车子快要拐进石河子长途车站时,在路口处我急忙喊停车,等我一手扶着外婆一手提着大皮箱安全下车,抬眼一看,不远处有一辆红色夏利出租车,开车的女人很面熟,是来自家乡一个和我姐同级的老乡,她笑着从出租车中出来,我赶紧走过去问她你是我姐同学吧,女人在听完我介绍我姐的情况后说是啊我和你姐是同学,赶紧上车吧,现在天快黑了,我们上路吧,我那苦命的外婆就这样被扶上车,小车平稳地往小镇的方向驶去,四处白雪茫茫,夕阳的余晖为寒冷的雪野增添了几份暖意,终于要到家了,望着窗外苍茫雪野,我放心地叹了口气,这一路走得艰难,路途遥遥啊。此次回家我给母亲买了金首饰,心想操劳一生的母亲从没有戴过女人都喜欢的首饰,我就买下了一副很精致的金耳环和金戒指。回到家中,外婆很快适应小镇的气候及生活习惯,到第二年夏天,外婆在院中种了很多南瓜,那年南瓜的收成很好,结了几十个大南瓜,除了自家吃外,又送给左邻右舍一些,我姐感叹说别人是把自家不想吃的东西拿出来送人,我们家是把自己辛苦种的东西拿去送人,其实南瓜完全可以存在家中冬天吃的,我那善良的外婆是想和大家一起分享丰收的喜悦啊。后来外婆在我父母那里住了四年后,就吵着要回安徽老家,说叶落归根。无奈之下,我母亲就把外婆送走了,回到老家不到一年,我舅出事了,在外地打工的我舅从工地脚手架上摔下,伤了脊椎,结果人瘫痪了,没几年就去世了,我舅曾冲着我外婆喊过:我要是你到六十岁就不活了,结果他自己刚过五十就一命呜呼了,如今外婆已经八十多岁了,身体依然硬朗,好人一生平安。
最新回复 (4)
  • 无此用户 2007-12-29
    引用 2
    机智勇敢的相音
  • 无此用户 2008-1-6
    引用 3
    找点时间,领着爱人孩子常回家看看
  • 草原 2008-1-6
    引用 4
    已经整整19个春节没回去过了,今年,一定回去!
  • 冰山上的来客 2008-11-16
    引用 5
    你的联系方式 可以留一下吗 想和你交流交流 写一部以 兵团的上海知青为背景的 屯垦戍边的教育战线的电视长剧 你觉得如何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