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营1-生火

lenm 2009-4-9 1322

我记得是小学五年级的时候,我们搬到戈壁滩上那个学校(四中)上学,第一排是五年级和初一的教室,第二排是初二,第三排是初三,那时在我眼里,上了初中的人就是大人了,很神秘的,所以第二排和第三排教室我很向往却很少敢去。那是个星期天,我们可能都会经常在星期天的时候一个人跑到学校去玩的,我坐在第一排教室前面泥地里玩土,数学老师走过来,回想当时在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数学老师真年轻啊,二十岁出头的小伙子,他问我,为什么数学学得不好了,是分数(五年级刚开始学分数分子分母)没闹懂吗?我笑一下,低头,算是默认,是,我分数没闹懂,我不理解怎么会有分子分母这种事呢。我记得上初二刚开始学函数的时候,我的年轻的女老师也问过我类似问题,她问我,是函数没闹懂吗?我说是,我没理解函数的图解为什么是那样的。老师这么问了,我就会格外用心,注意听讲一些,看着老师循循善诱的眼睛,听着老师娓娓而谈的讲解,我边听讲边思考,就懂了。初三学化学的时候,刚开始也是成绩不好,老师叫去办公室问,是非常漂亮的女老师,石河子来的,我们付校长的妹妹,是个头高挑身材苗条皮肤白皙鼻梁挺直眉清目秀的那种,她问我,怎么,对化学不感兴趣?我嘴上说嗯,心里其实在想,是老师太漂亮了,我好象是故意不去学化学一样,现在想来另外一个原因是,化学离我的生活太远,我不知道化学是干什么用的。还有我的物理张老师,他讲的课浅显易懂平易近人,记得当时讲完浮力,我马上就懂了,再去辅导别的同学,晚自习的时候大家有不懂的可以问我。晚自习没有在戈壁滩上的学校上课,是在营部里面的小学校上晚自习的,现在想可能是学校考虑到荒郊野外黑咕隆咚不安全不方便,噢,想起来了,还有一个最大的可能是当时那里没拉电线没有电也没有灯。我记得冬天寒冷的早晨,天还漆黑着,我一个人起床摸黑去学校生火炉,刚开始几次有些害怕,后面就忘了害怕这回事,变得很享受生着火、教室慢慢变得暧烘烘的过程。教室里的确没电灯,我想起来我是摸黑生着炉火的。我还记得初三的时候有一次班主任老师把程钢、我和另外一个考试前三名的同学叫到教室外面批评——说我们成绩不稳定,一会第一、一会第三,不如前几届同学优秀等等,那语气又严厉又亲切,当时的我低着头顺着老师的目光看到了我穿着凉鞋露在袜子破洞外面的脏脚趾。
付校长、张老师估计都是上海人,学校里的中年以上老师很多是上海人,再后来的年轻老师很多就是兵团二代的当地人了。连队的卫生员也是上海人。还有一位华爷爷,是文革中下放的吗,还是上海人,人老了孤伶伶一个人在连队,我们帮他挑水,他给我们糖吃。
…………未完待续
最新回复 (27)
  • 女人花 2009-4-9
    引用 2
    到天气转冷了,同学们就要轮流值日去生火,小学四五年纪就自己生火了,四五人一组,那时也不觉得辛苦,大家积极性挺高,带引火材的,带费材油的, 还记得有个同学用汽油引火,结果把铁火墙给弄爆了.:lol
  • fengyoulai 2009-4-10
    引用 3
    那时我们也生火,但总没有我班另一位同学生的好,到上课教室也不热,原来生火也有窍门的,
    我班那位同学他爸在粮场当班长,他能带玉米芯。他叔在连机务,能弄到洗车剩的废柴油,所以
    每当他值日,教室里总是暖融融的。最后给他弄了个劳动委员,我们都解放了。
  • 沙漠情 2009-4-10
    引用 4
    是啊!那时我们也生火,一到冬天天气转冷了,同学们就要轮流值日去生火,小学四五年纪就自己生火了,四五人一组,我家在营部离学校很近,我爸爸那时候是车工,爸爸用很多废机油与一些不用的废布或棉籽壳做了很多生火用的油布子,生起火来很是方便,家里离学校远的同学或不愿意起早来生火还有一些同学就是没有油布子生火不方便的同学,我就经常帮他们去生火,感觉很是好玩也愿意早起去学校,呵呵。。。每想起小时候的一些事真是回味无穷让人不能忘怀。。。。。。。。。。。。。。。
  • dagelxl 2009-4-10
    引用 5
    顶一下!大家都是感同身受啊!!
  • lenm 2009-4-12
    引用 6
    记起来了,我家院子里放了一个废铁桶,里面是用擦车床剩下的废布废油做成的引火用小布条。生火时,刚开始是四五人一组,后来嫌叫人麻烦耽误时间就一人一组了。
  • 白鹭 2009-4-13
    引用 7
    华爷爷,我记得的,和我家住在一排,他是上海人,特别会做吃的,总是隔三岔五地把许多好吃的送到我家来,那时我就觉得上海好吃的东东一定特别多!
    上初一时,因为玩转伞,还把我的脚摔伤了,记忆深刻啊!我一直觉得,我从小最快乐的时光就是在三营度过的!
    教师里面生火,是我小学记忆里的,初中好像没有吔?

    [ 本帖最后由 白鹭 于 2009-4-13 09:14 编辑 ]
  • dagelxl 2009-4-13
    引用 8
    教师里面生火,是我小学记忆里的,初中好像没有吔?

    你初中在团校吧,自然不用生火喽!

    华爷爷,是一位慈祥的老人,我们附近的这群孩子都觉得他很亲近,和蔼,没有大人的架子。在老人过世后,大家伙一起帮忙把老人安葬了。
  • 神采飞扬 2009-4-13
    引用 9
    你记错了吧,初中我们还去生炉子的,一般都是我们家住附近的,每次为了生炉子,我下课就把柴火准别好,底下垫很多废纸,把煤炭砸成小块,就那晚上睡觉还不放心,穿着毛衣、袜子睡觉。生怕自己第二天起不来,早晨生火回来每次都熏得黑乎乎的, 怕火不旺就一直那个纸皮扇。。。。。。想想真可笑。其实小时候可羡慕跑校的学生了,他们都不用生火。
  • 白鹭 2009-4-13
    引用 10
    我初二才去团校的,可是我确实不记得初一有去学校生炉子的啊!华爷爷去逝,我一点都不知道!孤寡老人,多亏了大家的帮助!
  • lenm 2009-4-13
    引用 11
    你的炉火都叫别人帮你生了,你哪还能记得。会不会是老师帮着生了,我也只有一年记忆深刻,后面就只记得去沙包窝背柴火了。
  • 似水流年 2009-4-13
    引用 12
    你们不提我还差点忘了呢,我也有过类似经历,20连,好像是6中吧,有小学和初中,在连队南头,除了20连的职工子女,也接收18连、19连的职工子女。那时,生火对我们来说可是大事呢!记得我家住在连队北头,每当轮到我生火,我就要到我姐家去住,他们家离学校很近,有时候我姐夫也要去帮我去。你别说生火还真是需要技术呢!我姐夫是连队的电工,记得他很少用柴油、玉米芯之类的东西,我至今清晰的记得,他有一次,只用了几张废纸,几根干树枝,再加上精选的几块不大的煤球,就把我生着了,我还真是挺佩服他呢!
  • 白鹭 2009-4-14
    引用 13
    呵呵 ,现在叫大家再去生火,估计没几个人能生着了!;P ;P
  • 白鹭 2009-4-14
    引用 14
    沙包窝背柴火,我也没有印象了!我记得比较深刻的是植树节在学校附近种红柳的事。
  • 杨晓萍 2009-4-15
    引用 15
    我那时就因为老是生不好火很自卑。记得有一次,为了让同学们来到教室就能感到温暖,早上特地让妈妈早早叫我起床,和邻居家的同学(我俩一组)抹黑(好像不到7点)就赶到了学校。分明是点燃了架上柴火了我两都观测着熊熊烈火在燃烧才很放心了的回家吃早饭,可是当我们再次回到教室(离上课还有15分钟),却发现火已经灭了。要再点火那可难了,因为没有干的引火柴......结果挨了老师的批评。至今还不知道原因,估计是去的太早,我们架的柴火和煤在我们再次赶到学校时已经烧完了,可是这个理由我还是有点疑惑,以为当时感到教室冷得像冰窖,所以羞愧难当!
  • lenm 2009-4-15
    引用 16
    为一点点小事羞愧难当,也是我当时的状态……我会写更多
  • dagelxl 2009-4-15
    引用 17
    呵呵,看来你生火的次数还是少吧?现在应该还是能生得很好,呵呵呵。。。。
    在三营时,学校会在天气转冷前组织大家去驼铃梦坡那边沙包里秋游,大家除了带干粮水红薯土豆之外还要带根绳子。在向沙包进军的途中,会有寻宝游戏,到沙包里就有终极目标了,以班级为单位向某一个最高的沙包顶峰冲击,最终抢下旗子就是赢家啊。接着就是在大平滩上做游戏,烤红薯土豆。吃了午饭就开始拾柴火了,之后用绳子一捆,背着战利品就打打闹闹的返校了,这些柴火就是冬天各班生火用柴了。这也是小学生活一大乐趣啊。。。。。。
  • 白鹭 2009-4-15
    引用 18
    呵呵,当然是一大乐趣了!可是,是我记忆不好吗?我印象中没有这些啊!:L :L :L
  • 毛毛 2009-4-16
    引用 19
    我上小学在六连,冬天教室里前后架两个炉子,几乎每个人都带土豆、红薯和大蒜,下课时切成片放在炉盘上烤熟了吃,回想一下味道真好,现在的土豆、红薯咋就没味了哪......
  • 杨晓萍 2009-4-17
    引用 20
    那时候的大多时间就是你妈妈——我们亲爱的陈老师带领我们这些小不点去做这些事的呀!!我们都还记得怎么偏偏你忘了呢??
  • 白鹭 2009-4-17
    引用 21
    :L :L :L
  • 清风 2009-4-21
    引用 22
    哈哈,生火!顷刻间浮出脑海的记忆,那一幕幕蒙太奇画面,是我童年的一部分。
    寒冷的冬天,伸手不见五指的早晨,提着马灯、苞谷芯、油棉花,深一脚浅一脚的往学校赶。
    揭开炉盖子,掏空冰冷的炉灶。先往炉条上放一团油棉花,再架几根苞谷芯,最上层放几块煤。
    点燃了,煤烟升起,烟囱开始抽得呼呼作响,不一会儿,热气上来,炉盖泛红,你能感觉脸和手被烤得发烫,虽然后脑勺和脚丫还是冰冷。
    几个小伙伴开始嘻哈打闹。这时候,也许有谁能掏出一块水果糖(尽管很少有,但也有),剥开来,吹去炉盖上的煤灰,把水果糖连糖纸一起放上去。糖在炉盖上开始变形、摊开---,甜香的味道弥漫开来。
    水果糖的小主人顾不得烫手,麻利地把糖撬下来(掉在地上也要捡起来),把变成薄片的糖放在嘴里,舔一舔。于是,其他小朋友开始有了条件反射,那种连小狗都会有的、无法抗拒美食的条件反射-----
    哈哈哈
  • 白鹭 2009-4-22
    引用 23
    呵呵,把水果糖放在炉子上化开吃,估计那个年代的孩子们都有过这种经历!
  • phl 2009-4-23
    引用 24
    读小学就开始生火,在家很少干活的我一直都不怎么会生火,每次该我值日,上课时间到了教室里还乌烟瘴气的,觉得很不好意思。
    读初中住校,不止是教室需要生火,宿舍也要生火,一到冬天,就觉得天天都在生火、架炉子,很烦。
    读高中了,不用生火,大学在南方,更不用生火,以为再也不会接触生火、架炉子这类事情了,可是工作了,我的专业注定我离不开温室,那间老的要掉牙的温室冬天还得架炉子,清楚地记得那个情人节,大家都休息,我被迫去单位架炉子,那个年纪的我可正在恋爱中啊,可恶。
    后来努力离开了温室,改趴电脑了,以为终于不用生火了,可是好景不长,冬天办公室里太冷,增加了个小锅炉,照样要架炉子,两周就得轮流一次,每天上班前就得先擦落满灰尘的桌子和电脑,对这样的环境深恶痛绝,于是跳槽。
    现在冬天终于不用架炉子了,希望以后永远也不要有。
  • 白鹭 2009-4-23
    引用 25
    "可是工作了,我的专业注定我离不开温室,那间老的要掉牙的温室冬天还得架炉子,清楚地记得那个情人节,大家都休息,我被迫去单位架炉子,那个年纪的我可正在恋爱中啊,可恶。"呵呵,怎么不叫男朋友帮忙哦?男朋友在关键时候得起到作用啊!你还委屈自己,真是的,好傻!;P ;P ;P
  • phl 2009-4-24
    引用 26
    我咋没想到呢,你也不早点告诉我!看来是好傻。
  • 白鹭 2009-4-24
    引用 27
    ;P ;P ;P
  • 无语问苍天 2009-4-24
    引用 28
    好像我们在上学的时候生火这样的劳动应该是我们男生做的是呀:lol ;P ;P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