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那点破事儿---打土块仗

王伟 2009-4-14 532

男孩子最爱玩的,也最壮观的是打土块仗了。机修连的,学校的,九连的,营部的,分帮结派。场地大多选在露天电影院那片空场地上,声势非常宏大.时间定在傍晚,好像有每派的司令约好的,小孩子们匆忙地吃好饭,有司令点名,谁也不敢迟到,比上学还自觉. 然后有司令负责分工,军师营连排全是选拔身强体壮的任职,大家以能被选上当个小官而荣耀,是个头就能带两兵,一级管一级,领导可以大声训话,也可以骂人,顺便出出气,叫平时不敢叫的外号,像歪嘴,淌鸡哄,哈老伟,周扒皮,西门庆,黄世仁.....好像每个人都有外号,没外号说明这人能力不行.而司令是一定要喊司令的,他的威信很高,一般是高年级的担任,说话很有大人样,长胡子的,小弟兄们都很怕他.,我们的司令姓堂,大家当然都叫他堂司令了.每个人装束也都有些变化,把大人的牛皮腰带偷出来,还有黄军帽是每个战士都要带的,小点屁孩还带个木头枪,插在腰间,司令检查时,看到便骂道:这破枪有屁用,吓唬谁!大家便一起哈哈地笑,那小孩便脸红了.当时感觉.气氛有点不对不像是杨子荣,倒跟座山雕一般.剩下老弱病残的,还有些女丫头,假小子,跟着凑数,当后勤,运输武器弹药(差不多大,好扔出去的小土块).司令身边有个参谋长,负责和对方联系,谈判,他手里拿着个文革时用的喇叭筒,紧随司令左右.看各自准备得差不多了,占领各个有利地形,不准露头,由双方司令同时吹哨,宣布战争开始.随后喊杀声此起彼伏,各自看好各自的阵地,不能失守,要是谁能表现英雄,攻破对方阵地,就是功臣.事后会得到表扬.每次战争下来,双方各有死伤,被打死的不能在上场,当然不是真死,是被命中牺牲的,谁也不愿意被打死,常常扯皮,说是受伤,由双方司令权威裁定,一般为了公平,一边下一两个,可天一暗下来,就不讲规则了.死了也上阵.浑天黑地干下来,一个个衣帽不整,满脸泥灰。个个体验一场非常伟大的战争,至少没有被敌人俘虏,感觉很自豪,说话声音也粗了,真正像个男子汉。记得当时有个叫刘灰的(他爸是木工),脑门上挨了一土坷垃,肿了个大包,都没敢吭声,手捂着就回家了,路上又撞到大树上,脸上又蹭破了皮,非常尴尬,一个星期都没抬起头来,像做了啥丢人的事似的。其实他打仗很勇敢,很英雄的。不知道经历过无数次战争的老哥小兄弟们,你们还记得吗?
最新回复 (3)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