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营3 偷瓜

lenm 2009-4-24 493

我的三营2 暂空
我的三营3 偷瓜
冬天刚过,春天的麦田就长起来了,绿油油的一大片,一眼差点望不到边,尖尖头的树林带变成一抹灰濛的线,我们在一望无边的微风吹拂的麦子地里捉迷藏,跑进麦子地的时候,看到脚下倒伏的麦子,有些是被风吹倒的,也或是浇水浇倒的,唯独没看到脚下被自已踩倒的,边躲在麦苗里,边觉得有些心疼,感觉那倒下的生产不出麦子了,茂密的麦田没有落脚的地方,我们并不忍心将想一把抱在怀里的翠嫩柔弱的麦苗踩在脚下,麦田里的游戏没有看管人禁止,我们自动没再玩了。后边渠道是我梦里最常回的地方。后面渠道离连队住家很近,一般种小麦、棉花等好看护的作物,可有偶尔的年头也用作玉米地种玉米。玉米地是有神秘人看管的,好象他会站在高处,比如树上,渠道岸边,出其不意逮住我们,这个神秘人我从没见过但知道他的存在。不过,还是会常有机会溜进去,一头钻进玉米地,玉米地里潮湿闷热,我会在里面窜来窜去,玉米地里有田埂,并不用担心会踩坏庄稼,找到一块开阔一点、玉米杆稀疏、稗子草又多的地方,先拔稗子草留待晚上回家剁食给鸡吃,然后是吃甜杆,找很细的外皮带点紫红颜色的玉米棒结的少的,这种细弱的玉米杆因为没结大苞米,只结几个小苞米或者不结苞米而格外甜,而粗壮的玉米杆会结好几个大苞米,那种不是甜杆。吃的时候我在想我只是挑细杆杆吃没事的,这真是美味。还有初秋嫩甜的煮玉米棒子。
治沙站离家很远,那时候人们说那里的人都是大学生,现在知道那是中科院治理沙漠研究站,也许是因为专家的缘故,那里的瓜果长得特别好,西红柿又大又甜,西瓜甜瓜也是,连向日葵的葵花籽也结得比别处的大而饱满,小时候走路去治沙站,在地里吃饱了,再往汗衫里塞几个带回来,以为掩人耳目,其实是人们并没诚心想抓我们,也不在乎小孩子们吃几个,不然早不知堵我们几回了,有一次吃太饱了撑着了,手里还抱着个极香极甜的甜瓜,实在走不动了,就在路边的林带下休息,这事吴铁蛋记得,他若不提我几乎忘了这几个伙伴里都有谁。长大些了就骑自行车去,现在想来那时父母工作生活很忙,并顾不上给我们孩子做什么好吃的,看来是治沙站的瓜果把我们养大了,嘿嘿。治沙站的人是很历害的,有一次没抓到我们可抓到我们停在外面的自行车了,不过那一次我们确实该抓也确实可气,因为我们在糟蹋庄稼,在东拽西拽糟蹋那些未熟将熟的向日葵,自行车被治沙站没收,没折,我们自动去低着头认错,一排子站在我也没看清是谁的人面前,听凭发落,任凭我哭得昏天暗地,看管人也并不怎么同情我们,好象看出了我是屡教不改的那种,至于为什么哭,那是因为我长大了,上初二初三了已经不是个小孩子了……
最新回复 (1)
  • dagelxl 2009-4-24
    引用 2
    治沙站,对于三营部和22连的孩子们来说,一直就是挂在树上的那个大红苹果,那里总是有很多让我们流口水的应季水果,一次次上演惊险刺激的动作片和追逐片。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