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并不如烟之十一

雪花飘飘 2010-1-29 850

漂泊在外日久,所到之处,总有朋友提及我的牙齿:如此标致的一个女子,美中不足一口氟斑牙。我听后总是淡然一笑,有些自嘲地调侃道:这是生命的痕迹啊。有些朋友就此大说特说新疆的贫穷与落后,一个地方的水质差到影响一个人的身体健康的程度,竟然被人漠然视之,不能不说是落后的象征。

这种情况在国内其他一些地方也有,好在基本上已经引起地方政府的足够重视。有时候有一面之交的人也仿佛无比关心我似地问及我的家乡,说你家是不是在边远地区啊?我说你何以做此猜想?他或她就说你的牙齿就是无言的表白,只有来自贫穷边远地区的水质才会存在问题,全国一般地方的水质都是适合于人们生活的。我听完他们的解释后哑然失笑。

说来也奇怪,我父母都有一口好牙,我家兄弟姊妹四个的牙齿都不太好,是典型的氟斑牙。而我家邻居,与我们一起居住在小镇三十多年的席斌家,他的父母牙齿也都好,他家姊妹弟兄三个的牙齿比我们好多了,虽然有些黄,但是很整齐,牙面上也没有斑痕。都是喝一样的水,为何差异会比较大呢?也许还有更深层次的原因吧。

有些学者简单地认为,水质的好坏是影响一个人牙齿发育的至关重要的因素。依我看此话不假,但至少不是绝对因素。也许影响一个人牙齿发育的因素就像影响一个人身体发育的因素有很多一样,并不是单纯地一个或两个因素就能决定的。就像同一个母亲生出的孩子,有的孩子身体好,有的孩子体质弱,爱生病,其寿命也不一样,我认为这个问题还有待于相关学者进一步研究才能下结论。

我婶家住二十连,她家兄弟姊妹的牙口都好,我小的时候我婶还很年轻,记忆中她白皙粉嫩的脸庞,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白得透着蓝莹莹的光,羡煞我也。同是小镇人,不同的地方甚至住在同一片范围很小的区域里的人们却拥有不一样的牙齿,这个问题的确值得人们深思。

不过总体说来,小镇的人尤其是小镇军垦第二代人中牙齿不太好的似乎是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这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小镇的水质的确有问题,听说最近几年小镇领导很重视这个问题,从别的地方引进优质水源,解决了小镇水质较差的问题,这不能不说时代进步了,小镇领导也与时俱进了。

童年的时候,我家吃水要到园艺连的深井挑水,那时候家家都派男劳力排队挑水,记忆中园艺连的深井是那种古老的带轱辘和绳的井,一到深冬,井边冻有几尺厚的白冰,地面很滑,挑水的人们必须小心翼翼地靠近井边,小心地把铁桶挂上勾,在寒风中冻僵的带着手套的手摇着轱辘的把柄慢慢地把桶放入深井,然后再缓缓将盛满水的桶摇上来。

那个如冰雕一样的井台边,不知道有多少人滑倒过,不知道是否有人掉到井中,又被人救起?模糊的记忆中似乎也发生过这样的事情,那时候人们总是不紧不慢地站在冷冽的寒风中排队挑水,园艺连的大喇叭中经常播放着杨门女将,声音很大。这多少也能放松一下在寒风中冻僵的人们的心情,让人们在等待中有所期盼。

记忆中,小镇也有缺水的时候,那是在我七八岁左右的时候吧,我家吃水要去涝坝取水,涝坝里的水是一团泛起绿藻的死水,水面下无拘无束畅游的蝌蚪抖动着它们细细的尾巴仿佛在说,这是它们的领地,它们的家园,没有人能赶走它们。的确,这些漆黑的胖呼呼地小生灵,它们的生存能力很强,有时候为了躲避我们这些淘气孩子的侵扰,它们三五成群地往泥里钻,一边钻一边吐着泡泡,似乎在和小孩子玩捉迷藏的游戏。

有时候我一边等着我父亲从涝坝取水,一边呆呆地盯着小蝌蚪,兴致高时我索性捉几只小蝌蚪回家,放进小罐中,然后等下次的时候,再把它们放回那泛着绿藻的水中。记忆中这个蝌蚪的家园在青年宫后面不远处,离现在烧锅炉的地方大概也就十几米远的地方。所谓的涝坝水是不是那个地方原本地势低洼,下雨后日积月累汇聚成一片死水微澜的蝌蚪乐园;还是人工挖的蓄水池,以便缺水的时候随时可以使用。我想应该是前者吧。如果是人工挖得蓄水池,也许就会加以保护,是不会有其他微生物或小蝌蚪之类的东西存在的。这个事情我一直没有问我父亲,只是现在突然想起来曾经有过这么一段吃水的经历而已。时间应该在夏天,吃这种水的时间也很短。

倒是我父亲曾对我们常常提及他们当年进驻新疆莫索弯垦区时的悲壮场景:喝得是盐碱水,一碗水中半碗碱,苦得让人难以下咽;吃得是玉米面馒头咸菜疙瘩;住得是挖地三尺的地窝子,冬天很冷,零下四十多度,大雪没膝是常事,他们穿得是毡靴,是用那种羊毛毡做的,有点类似于当今爱时髦的美眉穿得长筒厚靴,四周荒野一片,野狼黄羊经常出没。

令我有些困惑的是,离我家不远处就有一条常年流水的渠道,是从二营甚至更远的地方一直流经粮繁一连再流到园艺连、卫生队、14连、19连,就这么一直流到三营一直回到驼铃梦坡的怀抱……这些四通发达的水渠象一个大蜘蛛编织的巨大网络,激活了小镇的一个个生灵,也成就了小镇的一个个梦想。

据说这些渠道的水来自遥远的冰山雪水,雪是上苍赐予人类的精灵,冰山雪水可要比那一团泛起绿藻的死水要干净得多,为何我父亲不吃渠道里的水呢?印象中好像不止我一家吃那一团泛起绿藻的死水。也许那时候渠道的水也断流了吧,很可能那一年小镇还有整个新疆都很干旱,到处都缺水,以至于人们四处找水吃吧。

再后来,小镇机关大食堂那里有一个水塔,机关附近的人家吃水都要去那里拉水,每家都有一个固定在架子车上的很大的一个长铁皮桶,拉一车水不仅够一家人盛满一缸水,几个水桶,余下的可以放到洗脸盆洗衣的大盆中,剩下的水浇菜或果树什么的。我家拉水的活计主要是我哥他们去完成。有时候我和我姐也去拉水,拉水同样也需要排队,不过要比从井中打两桶水再用扁担挑回家要省力多了,方便多了。

在我读中学的时候,园艺连盖起高高的水塔,各连队也逐渐有了属于每个连队的自来水塔。每家每户渐渐安上自来水。从此小镇吃水需要挑水拉水的历史彻底结束了。水是生命之源,透过这段小镇吃水的历史变迁,我们能感悟到我们的父辈他们当年扎根边疆的艰辛与不易,从他们身上折射出的牺牲奉献精神,将永远激励着我们,成为我们前进道路上永远的指路明灯。

[ 本帖最后由 雪花飘飘 于 2010-1-29 17:35 编辑 ]
最新回复 (11)
  • 雪花飘飘 2010-4-19
    引用 2
    倒是我父亲曾对我们常常提及他们当年进驻新疆莫索弯垦区时的悲壮场景:喝得是盐碱水,一碗水中半碗碱,苦得让人难以下咽;吃得是玉米面馒头咸菜疙瘩;住得是挖地三尺的地窝子,冬天很冷,零下四十多度,大雪没膝是常事,他们穿得是毡靴,是用那种羊毛毡做的,有点类似于当今爱时髦的美眉穿得长筒厚靴,四周荒野一片,野狼黄羊经常出没。

    回忆当年我们的父母初到边疆的生活片段,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同乡们你们说是吗?借助家乡网站这个平台,大家畅所欲言我们父辈当年扎根边疆无私奉献的那些伟大而又平凡的往事吧。
  • 张桂萍 2010-4-19
    引用 3
    :hug: 有幸拜读了你的许多文章,才知你就是邻家小妹,是你又让我们回到从前那美好的旧时光。。。。。。我会一如既往的关注你,期待你有更多美好文章展现给大家。:hug:
  • 雪花飘飘 2010-4-20
    引用 4
    谢谢你的关注。我也知道你就是我的邻居大姐,印象中你家的大门正对着马路,经常路过你家门口,你家院子里也种了很多的菜,花,也许还有果树。那时候我们家家都有院子,院子里种满各色疏果,品种齐全,想吃啥就现摘,很方便的。
  • 飞鸟渡 2010-4-25
    引用 5
    写得真好啊!
  • 飞鸟渡 2010-4-25
    引用 6
    你婶家是哪一家啊?我就是二十连的。
  • 雪花飘飘 2010-4-26
    引用 7
    记忆中我去过二十连我婶子家玩过,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我叔和我婶子还没有结婚。我婶子六年前就因病去世了,我想还是不要再提起她的名字了吧,很抱歉。不过,我想你一定有一口洁白的牙齿吧,也许我提及二十连我婶家,又勾起你对故乡的怀恋之情了,你的文章写得很真实,很朴素,也很能打动人。
  • 飞鸟渡 2010-4-26
    引用 8
    Quote原帖由 雪花飘飘 于 2010-4-26 09:07 发表
    记忆中我去过二十连我婶子家玩过,那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我叔和我婶子还没有结婚。我婶子六年前就因病去世了,我想还是不要再提起她的名字了吧,很抱歉。不过,我想你一定有一口洁白的牙齿吧,也许我提及二十连我婶 ...


    我的牙齿也很不好,不齐,黄。因为这个原因,我从来到大都不怎么开口笑的,我都是抿着嘴笑的。妈妈和爸爸及姐姐、小妹的牙齿很好,但我和哥哥、大妹的牙齿不好。不知道是为什么。
  • 雪花飘飘 2010-4-27
    引用 9
    回忆当年我们的父母初到边疆的生活片段
    倒是我父亲曾对我们常常提及他们当年进驻新疆莫索弯垦区时的悲壮场景:喝得是盐碱水,一碗水中半碗碱,苦得让人难以下咽;吃得是玉米面馒头咸菜疙瘩;住得是挖地三尺的地窝子,冬天很冷,零下四十多度,大雪没膝是常事,他们穿得是毡靴,是用那种羊毛毡做的,有点类似于当今爱时髦的美眉穿得长筒厚靴,四周荒野一片,野狼黄羊经常出没。

    回忆当年我们的父母初到边疆的生活片段,我觉得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情,同乡们你们说是吗?借助家乡网站这个平台,大家畅所欲言我们父辈当年扎根边疆无私奉献的那些伟大而又平凡的往事吧。

    竟然没有同乡在我的倡议下提及他们的父辈初到新疆的那些令我们一生都值得珍视的故事,这是我们这些兵团后代宝贵的精神财富啊,我觉得有些悲哀。
  • 列宁 2010-5-15
    引用 10
    又见老同学了。。。。呵呵。。。。。清廋的你。。。还好。。。我在想你的文章得水。。。。如今这样得水还很多。。。洁白的牙黄了。。。可想在新疆还有喝了让人结石。。。。患癌得水。。。。多。。可生伙要据需。。。。
  • 魏蔚 2010-5-15
    引用 11
    呵呵,列宁同学怎么结巴了:lol
  • 列宁 2010-5-15
    引用 12
    是激动呀。好久才上网。你好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