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棉花的记忆

匆影 2010-4-14 555

上三四年级的时候,每到拾棉花的季节总是特别羡慕高年级的哥哥姐姐们,可以带着行李、坐在连队专门派来接送的拖拉机上一路高歌、兴高采烈的伴着黄沙扬起的尘土奔向远方。

终于我也盼来了这一天,妈妈要准备姐姐、哥哥和我(那时的家庭成员都比较多而且年龄都相差不大)的被褥、洗漱用具,我们都很兴奋似的(应该说虽说是去劳动的而且还有指标什么的,但我们毕竟是孩子,一想到最起码近一个月的时间可以不用上课、不用写作业啦,那个开心的劲啊就甭提了)。一个大早就自己肩扛手提来到学校,自认为很早的,结果一看,操场上已经是黑压压的一片了,每个人脸上都是莫名的兴奋,就像现在要去郊游的孩子。

终于坐上拖拉机了,一路上伴着飞扬的尘土我们引吭高歌(唱得都是父辈们传下来的兵团之歌),那时的我们啊就那么容易满足,到了连队两百多号人就住在食堂里,食堂的地上已经铺好了干草,我们把行李都弄好,要好的同学都挨着,到了晚上整个食堂都是叽叽喳喳的声音,第一次那么多人在一起多好啊,谁还有心思睡觉啊,老师一遍遍的训斥,渐渐的终于没了声(两天前就有人睡不着了,估计也熬不住了),两三天后都不用老师来了,早就没声了,大家都累得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早早就睡了。一觉醒来依然精力充沛,这就是孩子。吃得就是食堂里的大锅菜和馒头(可不是白面的),那菜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据说是粉条、白菜炒肉片(不过,从来没见过那肉片长得啥样),从早到晚我们就在田间地头拾棉花,偶尔能听到尖叫声,那是女生们看见毛毛虫时发出的(我也是其中之一)。每个人都有任务量(记得好像还能挣点钱),手脚麻利的同学总能超额完成,十月份的新疆早晚是寒冷的,早上拾棉花的时候手指都没有知觉了,而到了中午太阳高照的时候,我们又脱得只剩单衣了还觉得阳光晒得人晃眼。无论环境怎样艰苦,但作为孩子的我们感觉是快乐的、幸福的。

那时的生活环境是艰苦的,可我们生活的没有压力,父母虽说都是有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愿望,但当时的生活状况使得他们首先考虑的是解决孩子的温饱问题,其次才是孩子是否能上大学的事,即使上不了大学也无所谓,咱们兵团还会给解决工作的(好歹也算职工,有一份固定的收入吧) ,只不过再拾棉花就不是好玩的事情了,而是必须要做的工作了。
最新回复 (13)
  • 白鹭 2010-4-16
    引用 2
    好怀念拾棉花的日子!还有那些日子的那些事.......
  • 胡娟 2010-4-20
    引用 3
    拾棉花,是兵团子女很独特的课外活动。在棉花地里,我们经历了从小学三年级到高中三年级甚至四年五年级的身体磨炼。这个“麿”,对于我来说,真的没有楼主说的那么“幸福”。在棉花地里,我体验的是一种压榨,折磨。现在回想起来,还是好累好累的感觉,因为我的手慢,常常是老师批评的对象,树立的反面典型,说到这,现在还能感受到那种不尊重。也是因为这种痛苦,让我再不想回到农场去过那种面朝黄土背朝天的日子。不过,那种集体的生活和棉花地里发生的种种人与人的故事,也给了我很多的生活体验,这是很多非农场子女从没有的经历。
  • 魏蔚 2010-4-20
    引用 4
    我拾棉花也很慢的,一直是反面典型。现在想想是我不得要领,技术问题,还爱停下来说话。我妈说人家是拾棉花,我是在捉虫:lol
  • 刘一刀 2010-4-20
    引用 5
    是捉豆虫吗?那种绿条纹丶黑白色的吗?是用沟沟秧系在尾巴上再捆个棉桃或土坷垃吗?:lol 你还挺野啊:loveliness:
  • weibing 2010-4-20
    引用 6
    一刀你理会错了,这个捉虫是指拾棉花的速度而言的,就像人家在给庄稼捉虫一样。
  • weibing 2010-4-20
    引用 7
    一刀你理会错了,这个捉虫是指拾棉花的速度而言的,就像人家在给庄稼捉虫一样。
  • 魏蔚 2010-4-20
    引用 8
    :lol :lol 一刀小弟你也太不幽默类!你说的那个虫子我看见就恶心呦!不过你冰冰姐倒是敢捉滴;P
  • 魏蔚 2010-4-20
    引用 9
    周立波的上海清口里有个笑话说“:一个保姆做事情的动作非常慢,洗条带鱼要用三刻钟,就像在和带鱼谈心一样”。:lol
  • 似水流年 2010-4-22
    引用 10
    我也拾得慢,不过记得那时候好像没有老师会说哟!只要自己尽力就行了呗!不过我的最高纪录也有一天100多公斤的哟!
  • 雷勇 2010-4-23
    引用 11
    Quote原帖由 似水流年 于 2010/4/22 23:27 发表
    我也拾得慢,不过记得那时候好像没有老师会说哟!只要自己尽力就行了呗!不过我的最高纪录也有一天100多公斤的哟!


    100公斤?我没看错吧?一天能拾100公斤的手再慢也我强两倍。我记得那时86年前后下连队拾棉花还要扣饭钱,一天大约要拾25公斤才能保证不倒贴,而我呢,当然每年都倒贴。原因是我不仅慢而且好吹牛聊天。

    这种时光,上课时盼望早点到来,棉地里又希望早点结束,而现在回忆起来有苦有甜,非常难得啊。前面有同学说这是压榨,我看言重了,当时的新疆人情世故社会关系没那么复杂,从动机、效果等方面看,都只是为了广泛动员支持地方经济。
  • 魏蔚 2010-4-24
    引用 12
    我的天呐!如果一天拾100公斤也算慢手的话,那我就是慢手慢手慢慢手,和没手差不多了:lol
  • 烟雨江南 2010-4-24
    引用 13
    巍啊,你那不是“没手”,,你那是和 哄着“带鱼睡觉”差不多啦:lol
  • 飞鸟渡 2010-4-25
    引用 14
    Quote原帖由 似水流年 于 2010-4-22 23:27 发表
    我也拾得慢,不过记得那时候好像没有老师会说哟!只要自己尽力就行了呗!不过我的最高纪录也有一天100多公斤的哟!

    这个也太强了吧?一个人一天100公斤?我记得有一年,我妈妈为了拾100公斤,把我哥我姐和我一起叫,好象才拾起100公斤多一点。而我妈、我姐都还算是快手呢,我跟我哥要慢,是不想干活,故意慢的。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