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并不如烟之十三

雪花飘飘 2010-4-14 475

往事并不如烟之十三

故乡每年的四月,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该是解放棉苗的时节吧。当年我们读中学时,学校曾经组织学生去农田解放棉苗,一沟沟一坎坎一眼望不到头覆盖着塑料薄膜的棉苗,象温室的花朵,随着地温逐渐升高,清明前后,这些温室中的棉苗在人为的干预下终于摆脱薄膜的束缚,彻底被解放出来。被挤压的有些变形的棉苗顷刻间释放生命能量:昂昂然于纤纤弱体中,集柔弱与顽强生命力于一体,象一个初生婴儿,家乡的棉农对这些被解放出来的棉苗寄予厚望,希望它们茁壮成长。


大人总是说小孩没腰,弯腰干活不累,不知道此话是否有道理,记忆中似乎这种活计比拾棉花还辛苦,总是蹲着身子不时向前移动,我干活很认真,手比较慢,看见被同学远远地甩在后面,我心中着急,却不敢丝毫怠慢。我知道这些棉苗是棉农的希望所在,我必须做到一个不拉地释放每一个幼小“生命”,否则就是扼杀生命。


这类活计我还帮我婶子干过,那时候她和我叔在十二连包地,种了几亩棉花。我去他家玩时,也碰巧赶上这样的农活,我毫不犹豫地下地干活了,论吃苦,我姐不如我。虽然她干活比我快得多,可是她人很懒,不愿意多干活。我婶子总夸我比我姐聪明能干,我总是一笑了之。其实我心明白,并不是我姐不够聪明能干,而是她只做她认为值得做的事情而已。


我热爱大自然的一切生命,也许是源于我的天性。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喜欢一个人四处游逛,看到什么都很喜欢:一片不知名的在寂寞中盛开的蓝紫色的野花;一只让你总也捉不住四处蹦达的小蚂蚱;在烈日下被黄沙烫地四处逃窜地四脚蛇;或者是田间趴在红薯秧上那肥肥的豆虫,青的黑的花的肥胖得你碰它都懒得动;大黑蜂在菜地渠边大豆花上采蜜;花蝴蝶绿蜻蜓双双飞来飞去;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的小昆虫小动物。


因为喜欢,所以怜惜。我希望这些我知道的或者不知道的生灵在自已的王国自由自在地生活,不被外界打扰。有时候看到入迷,忘记了时间,回家晚了,我姐难免埋怨我几句,说我又偷懒不做饭了,我也不争辩,我知道我姐不能理解我生活中的诸多乐趣,就象她喜欢化妆品新衣服戒指项链等东西,对我而言,这些都不是我的所爱,至今我都不喜欢戴戒指项链之类女人普遍喜欢的装饰品。


我对故土的热爱来自母亲的耳濡目染及学校的初级教育。母亲很勤劳,每年春天在我家院子里种菜,每每看见母亲手捧种子扒开泥土撒种的时候,那份虔诚的表情我心感慨。眼见菜苗一颗颗破土而出,不出几个月就已长大开花结果,那种成就感是由衷的纯粹的没有丝毫的杂念。夏日清晨时分,摘几个湿湿地带露水的西红柿或辣椒,再配以家养鸡下得鸡蛋,来个西红柿辣椒炒鸡蛋,喝碗米粥,吃着麦香醇厚的馒头,那个美啊,这就是天下最营养的早餐了。


中学时代一年一度的拾棉花生活,使我受益无穷。记得第一次下连队拾棉花,我娇嫩的手指竟然被硬棉壳扎得鲜血淋漓,惨不忍睹。没办法了,班主任老师就让我干其它的杂活。我觉得很奇怪,从小我就干家务活,并不是啥活都不干的娇女孩啊,为何我的手会被并不算坚硬的棉壳扎破呢,这让我在同学面前丢了丑,令我很尴尬。


后来,我终于适应了这种拾棉花生活,虽然我拾花的速度一般,有时候感觉腰酸酸腿木木,烈日当空,很辛苦。可我还是喜欢这种田园生活,有时候晨起霜降天很冷,我依旧早早地下地,裤子膝盖以下湿透了,鞋子也打湿了,我依旧坚持着,看着朵朵洁白的棉花绽放枝头,长长的毛绒绒的只有新疆才有的长绒棉,握在手中暖暖柔柔的感觉,浑然不觉得疲劳了,结束一天的劳动等到了过秤的地方,才松口气。过完秤后假装倒棉花,顺势躺在山一样高的棉垛上,数天上的星星看月亮眨眼睛,这是我一天中最快乐的时刻。


至今我依然钟爱家乡的棉花被,现在我家的被子褥子用得全是家乡的棉花,在寒冷深冬,裹在暖暖的被子里,格外地惬意,那种暖暖的感觉就像回到家乡,回到那令人难忘的拾棉花时代。也许我这一生再也离不开故乡的棉花,它与我肌肤相亲,裹着它,就是在感受来自家乡的那份无以伦比的温暖。如今据说除了新疆的棉花是非转基因产品外,内地产棉区的棉花都是转基因产品了。转基因棉花品质差,不知道为何非得种它?


现在身居京城,我很羡慕那些老旧小区,有些地盘靠边角的住户围起院子,种些青菜养只鸡,每每路过,我总是流连忘返,看门狗冲我汪汪叫两下,我微笑着挥手跟它打招呼,它眨眨眼睛张大嘴有点不好意思地望着我,保持沉默了。突然听见有人说话“过年好”,我惊诧地四处搜寻,原来是只红嘴八哥饶舌呢。我说呢阳春三月有谁会见人问候过年好呢。我也回敬它一句“过年好”。它不甘示弱又嚷嚷:“恭喜发财”。哈哈,我大声笑起来,紧接着听见母鸡咯咯哒咯咯哒地骄傲地唱着,只有几只小兔子安静地吃着菜叶。


早春时节,园中春色乍现,狗啊鸡啊兔子啊八哥啊沐浴初春的阳光,开始它们的春之奏鸣曲。这样的田园生活在寸土寸金的京城,已经快绝迹了。但凡有这个空间,热爱生活的人们都能充分利用起来,为生活增添几许乐趣。


也许是命运捉弄人,你想要什么它偏就不给你什么。也许是年少轻狂一心只想往前飞,身在名利场,日侵月染,已无回头路。人到中年,经过岁月的沉淀与过滤,终于明白自已的最爱,却是身不由己在天涯了。故乡农庄的生活并不是每个人的向往,对我而言,无疑是一种至高的生活境界,一如陶渊明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怡然自得,并不是每个人都能享受的生活。
最新回复 (6)
  • 草原 2010-4-15
    引用 2
    :'(
  • 雪花飘飘 2010-4-16
    引用 3
    草原,看来我的文章让你感慨万千了,是啊,故乡有太多令我们难以割舍的东西,离乡越久这种感觉越强烈。
  • 草原 2010-4-17
    引用 4
    你的每一篇文章我都逐字逐句的拜读几遍,每次看完都要惆怅许久。过去的一切,永远只是往事了,然而有关故乡的往事的确并不如烟。
  • 雪花飘飘 2010-4-19
    引用 5
    看来你也是喜欢怀旧的人。怀乡之情,如陈年佳酿,越老越浓,味更醇香。我们是不是心已变老?人说老人最爱怀恋故土。
  • 白鹭 2010-4-19
    引用 6
    同感!同感!
  • 草原 2010-4-19
    引用 7
    呵呵,落叶归根,自然规律!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