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并不如烟之十四

雪花飘飘 2010-4-14 723

往事并不如烟之十四

虽然我们兵团人祖籍多数来自内地省份。我们小的时候或多或少也跟自己的父母回过老家,也许有很多人和我一样对老家的印象比较模糊。至今我都想不起在安徽老家完整的生活片段,记不得跟哪些小朋友一起玩,吃过什么特别的东西或者有过令人难忘的时刻,可以说在我的记忆中关于老家安徽的几乎是一片空白。


我们是移民的后代,我们在新疆长大,我们有两个家乡,一个是新疆,一个是祖籍。有些人在祖籍以外的地方长大,却只认祖籍;有些人则更钟爱生养他的那片土地;我是两个家乡我都爱,感情上更偏爱生养我的新疆,这种感觉随着年龄的增长日益强烈。也许是年少背井离乡浑然不觉故乡的可贵之处,甚至有种想竭力摆脱的愿望。年少时因为工作的原因我经常出差,所到之处,有人问及我是哪里人,我都说我是安徽人,从不说自己是新疆人。


我在山东读书时的一个校友她是山东潍坊人,我俩在校园时挺熟悉。后来她考入北京大学法学院读法律研究生。因为在山东时觉得诸事不顺,我想换个地方发展,经高人指点,说我适合去北京发展,并且定居在北京的正北方才会逐渐顺利,于是我来到北京,初到北京,我的校友给予我很大帮助,我很感激她,可是在一次闲聊中我说我不仅是安徽人,还是新疆人,我是在新疆出生长大的。她听后便说:如果早知道你是新疆人,我是不会帮你的。她的这句话深深刺痛我的心。新疆人怎么了,难道比别人矮半截吗?怎么会如此受人歧视?我心底暗下决心,我要证明自己作为新疆人也是很优秀的。


校友北大硕士毕业后,仍然面临严峻的就业问题。面试屡屡受挫,就在她倍感绝望之际,我介绍她去浙江吉利汽车集团下属的民办大学吉利大学教书,我亲自带她去见吉利大学校长,校长当面拍板,并叫法学院院长现场面试我校友,院长也当面答应,我校友当场被任命为法学院院长助理,吉利大学当时有个国际合作项目,我的校友还可以有机会到国外出差。如果到吉利大学工作,学校提供新建公寓的三居室一套(当时此公寓马上竣工),一辆吉利轿车,待遇相当的诱人。当时我对校友说当初我来北京你帮了我,现在我把这个情还上了,咱俩谁也不欠谁的了。


吉利大学在北京近郊,当时地铁还没有通到那里,由于校友老公是军人,他单位在市区,离吉利大学较远,回家不方便,校友说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想也许是别的什么原因,我的校友最终放弃了这个如此优越的工作。经她老公北京的亲戚帮忙安排在一个区级的法律援助中心工作,除了每月固定的工资外,不提供住房和车子。很快,我的校友就后悔了,为迎接举世瞩目的奥运会,北京市政府加大地铁工程力度,在2008年之前的几年间很快新建了几条专线,没多久从市区到吉利大学的路程很方便了。校友的老公部队单位不分房,他俩一直租房过日子。


去年在我家住处附近,我发现有两家卖新疆产品的专卖店。一家是紧靠北京农业局办公楼的据说是新疆农业厅下属的一个公司专卖新疆土特产品。店面挺气派,店里的男人都来自新疆,大概有五六个人都是汉族人。他们来自新疆米泉、乌鲁木齐还有库尔勒,他们雇用了一个漂亮的南方女子当营业员。


我发现这个店之后,前后光顾多次。总是买些新疆特产自己吃或者送给婆家或者送朋友。每次去,这帮男人都很客气地打招呼,买他们的东西从来都不讲价钱,自从全国提倡绿色环保行动拒绝使用塑料袋以来,在北京很多店面买东西都是自己准备方便兜,店面不再提供塑料袋。有时候我在这家专卖店买完东西结帐时,半开玩笑地说,咱是新疆老乡,没见你们给过我啥优惠价格啊,这帮男人中的一个人忙接过话说,那就免费给你一个塑料袋吧,我哑然失笑,心中却不屑一顾。


今年春节前,我去这家专卖店买成箱的新疆阿克苏苹果,一箱苹果据他们说每箱九斤多点吧,五十元钱一箱,说起来也蛮贵的,但的确好吃,比山东的红富士好吃。我准备送两个朋友,第一次买的一箱,打开一看,里面有两个苹果烂掉了,我就仔细翻了个底朝天,一个苹果一个苹果地检查,看有没有烂苹果,心想自己吃有烂得也就算了,送人的东西可不能马虎。顺便称一下重量,正如他们所说,心想这帮老乡别看不给我优惠价,可他们卖得是货真价实的正宗阿克苏苹果啊,还好,算得上讲信誉。


等我隔天第二次再来买一箱苹果,还是一个一个地检查的时候,这帮人就很不耐烦了,说没见过你这样买东西的,我说是送人的要保证质量。等过秤的时候我发现比上次少了足有一斤多,我随口说到,一样的价钱为啥少了那么多啊,这帮人中的一个人就很不屑地回答:你要是想占便宜的话你再去挑一箱好了。我一听火气来了:我说你还是老乡呢,咋说话呢?我光顾你店里很多次了,啥时候占过你店里的便宜了,我说清楚了这箱苹果是要送朋友的,我只不过看一下有没有烂苹果,一分钱不少地给你,你凭啥说我要占你便宜啊?你说话也太难听了。没想到另一个男人在帮腔:你不买就算,没人求你来买。今天有新疆老乡买了好几百的东西也没象你这样挑。我说那好啊,怕人挑你有本事就别放烂苹果啊。小瞧人是不是,觉得我们这些穷人难伺候是吧?新疆专门店多去了,我再也不会踏进你家门槛!

其实人做事讲究的是一种心情,正因为对故乡新疆的眷恋之情,所以我也就偏爱新疆的特产,觉得送朋友家乡的特产也是对朋友的一份看重,其实一箱苹果少一斤两斤的并没有啥,只是看到他们那种态度,我觉得很受伤,花钱干嘛买气受?


我此时怀疑这帮男人真是新疆人吗?怎么如此小家子气,如此上不了台面?比起那些来北京做买卖的浙江温州人,差得实在太远太远。温州人之所以生意能做到全世界,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因素是因为他们老乡观念很强,远离家乡做生意老乡和老乡之间很抱团,从不互相拆台,老乡谁有困难都会帮。遇到老乡买他的东西他都会尽量优惠,他知道这些老乡也许能成为他生意上的贵人,能帮他做更大的买卖。

我曾参加在人民大会堂举办的2007年世界华人经济论坛,会议上我结识几个在西班牙经商的温州人,他们说温州人在国外很团结,也很有素质,哪怕是经营传统老三样(经营服务业如餐馆,理发和日用品等)的温州人,拿他们跟国内其他省份去的在国外经商的人相比,一下子就能比出高低。和气生财,伸手不打笑脸人,从某种程度上讲,也反映了一些新疆人思维观念的僵化与落后。我料定这家新疆专卖店生意做不好,就连我这个老乡他们都不放在眼里,也许他们眼里只有钱,有钱便是娘。


另外一家新疆专卖店是一个来自莫索湾垦区的女子开的。店面很小,货倒是挺全。第一次买她的东西我就问她,我说你的口音咋这样熟悉?家是新疆哪的?她反问我说我家是不是农八师兵团的,我说是啊,她笑着说可找到老乡了。后来我们熟悉后她自我介绍说她女儿在北京读大学,她有个妹妹硕士毕业后定居北京。她老公是江苏人当年到新疆做木匠活,两人结婚后她养了两个女儿,老公嫌她没养下儿子,就跟她离婚了。她离婚后从乌鲁木齐只身到北京做小买卖。我俩慢慢熟悉后这个老乡开始给我优惠价。说起来她人还算不错,依然保持着兵团人朴实诚恳的本色,也许是因为她人缘不错,会做人做买卖也不宰人,小店回头客挺多,生意还不错。同样是新疆老乡,那帮男人给我的印象很不好,但他们仅代表一部分新疆人,这种人在其它省份也有的是,这些是被金钱熏染蒙蔽双眼的人,他们走到哪里都不受欢迎,也就注定他们的生意不可能做大做强。


去年底,我去北京一家中医院看病,那天医院大厅人很多,我挂了专家号,正在门口等候,我看见一个中年女人一手搀扶一个老大爷,一手提着一个装有医院照的X光片的塑料袋,塑料袋上写着新疆克拉玛依市人民医院的字样,我心为之一动,不会是新疆老乡大老远来北京看病吧,我心想这家中医院我比较了解情况,我的小毛病已经在这家医院找专家基本上看好了。我赶忙上前自我介绍,说我也是新疆人,对这家医院比较熟,有没有需要帮助的地方?我的热情似乎并没有感染这位汉族女人,她一边把塑料袋翻过来把有字的那面朝里一边冷漠地说她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初就到北京了,她不冷不热地问了我这家医院的老专家的情况,我都一一做了回答,她说自己便秘多年,想找中医治疗一下,我正好挂得就是脾胃专家的号,于是我就热情地介绍了这位老专家的情况,她听完后淡然置之,说以后有时间的话再来看病吧,我心想既然她不需要帮助,那我就不再过问,于是我就告辞看我的病去了。

这个女人自始至终保持着冷漠的态度,似乎不愿意提及自己是新疆人,不情愿跟我认什么老乡,神情中更是不想承认自己是新疆人,刻意想撇清跟我之间的关系。这是我在公开场合第一次热情地向一个新疆人敞开心扉,却面临如此尴尬的局面,如果一个旁观者看到发生在我和这个女人之间如此窘迫的对话,也许会感慨万千吧。


在北京做小买卖的大多数都是来自全国各地的人。我到菜市场买菜,听到安徽口音的卖菜人我就顺便寒暄两句,说自己也是安徽人,那卖菜的安徽人很热情地说那就给你便宜点,以后常来买啊,一句话说得人心里热乎乎的。我家楼下小区做小商品买卖的安徽老乡手很巧,啥活都能干,碰到我老公忙,我一个人又干不了的家务活,比方说换把锁子,换个墙上电插头等等诸如此类的活计,我这个安徽老乡随叫随到,给他钱他都不收,实在拗不过,才象征性地收点钱。


我心想无论是哪里的人,大多数人还是有很强的老乡观念。当然,现在社会万象纷呈,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商品社会有些人的确被金钱蒙蔽了双眼,然而还是有不少热心肠的人,乐于助人,尤其是出门在外,很多人的老乡观念很浓,最爱那浓浓的乡音,听起来很亲切。帮别人其实等于帮自己,也许我们不经意地一次热心相助,收获的却是至宝。
最新回复 (8)
  • 魏蔚 2010-4-14
    引用 2
    有一次开心网上出了道真心话题目:“看到新疆两个字你想到什么?”很多上海的朋友给出的真心话居然是“小偷”:L ,上海确实有很多新疆小偷的,大都是维族人。就这样以点盖面的把新疆人都看成小偷啦!我常和他们说哪里都有素质低下的人,不要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可地域的优 越感不是你解释了他们就能接受你的观点的呀!
    去年的某一天在地铁里,有两个维族帅哥找我问路,两个人都是一身汉化的打扮,长睫毛的深邃眼睛,挺直的鼻梁,都留着清爽的板刷头,身材高大,和那些网上所谓的“妖孽”男模绝对有的一拼哦!我告知了他们要去的地方怎么走后他们礼貌地谢过我后就下车了。我对身边的女友说“看到没,这就是标准的新疆小伙,在新疆有很多这样的帅哥哦,他们也有自己的工作和事业,和我们一样忙碌着,可不是你们说的火星人”。朋友说“哦,真不错,很阳光很干净嘛,新疆真是个有点神秘的地方!”。我说“那些做小偷的家伙能和他们比吗?那些家伙的形象真TNND猥琐吧,哪里的人都是分档次的,下三滥每个城市地区都会有,就像城市都会有垃圾一样”。
    我们都是在新疆长大的,那里的生活和环境尽管不怎么美好,可是我们也总不能容忍别人说它的坏话,我们在那里生活过,那里很多美好的东西都永远留在了我们心里的,不容践踏!
  • 雪花飘飘 2010-4-14
    引用 3
    你的感悟也是我想说的。为何有些内地人对新疆人有偏见,也许就像一些人对河南人有偏见一样吧。有些事我们无法改变,但我们能做得就是做好自己,活出风采。
  • 白鹭 2010-4-16
    引用 4
    呵呵,为什么每次在大街上看到那些维族人,我老感觉我是真正的新疆人,他们不是!:lol
  • 雪花飘飘 2010-4-16
    引用 5
    新疆的少数民族和国内其他省份的少数民族一样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是很善良正直热爱生活的,就像国内大多数汉人依旧保持中国优良传统并使之发扬光大。我们的父辈是军垦战士,他们来自全国各地,从小我们的生活环境就是一个大熔炉:每逢过年,大家(我们的父辈)多少都还保留祖籍的某些风俗习惯,所有这些使我眼界开阔,胸怀宽广。我热爱新疆,爱新疆那充满异域风情的美丽风光和生活在这片广袤大地的所有的人。记忆中最初对维吾尔族人的印象来自于石河子老街,那里有为数不多的维吾尔族人,他们做着小本生意,给我的感觉很亲切,维吾尔族女孩很漂亮。内地人常说的新疆女人漂亮指得就是维吾尔族女孩。
  • 飞鸟渡 2010-4-25
    引用 6
    呵,我倒是每次挺骄傲地告诉别人我是新疆人,父母是四川人,但我很少说我是四川人。似乎也没有听到海南人的负面消息。一般都说新疆人实称、朴实,可信。
  • 雪花飘飘 2010-4-26
    引用 7
    海口我去过,感觉城市建设很一般,市区附近海域浅滩散发出阵阵难闻的气味,据说海口美兰机场都成私人的了。也许海南本身就是旅游大省,它随时张开双臂欢迎来自世界各地游人的光顾,也就无所谓你是哪里人了。而像在北京上海等这些一线大都市,区域优越感很强,的确普遍存在排斥一些其他省份人的现象。
    中国人讲究认祖归宗,据说就包括我们的胡锦涛主席他本人在江苏长大,但他还是认他是安徽绩溪人,因为他祖籍是安徽绩溪。我本人也很骄傲我有两个故乡,安徽是我的根。新疆是我的出生地,有我太多的记忆和怀恋。但我父母从小教育我们要有宗族观念,说我家的亲戚都在安徽老家,我们的根在安徽,安徽才是我们真正的家。和朋友常聊天谈起宗族观念,大家一致认为男孩子的宗族观念一般比女孩子要强得多,很多家庭等男孩子稍微懂事就开始灌输宗族观念。
  • liushupi 2010-6-18
    引用 8
    是呀,我们这些兵团二代,有两个家乡,一个是父辈的、一个是出生地,我也一样,在上海的时候我说自己是新疆人,身边的人侧目而视,告诉我新疆人都是小偷和贩毒的,让我在公共场合千万别说自己是新疆人,我说自己是安徽人,身边的人亦侧目而视,告诉我安徽人都是黑社会,我觉得很受伤
  • ☆天涯☆ 2010-6-18
    引用 9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