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像中的团部路和往事记忆

列宁 2010-10-28 484

我出生于70年代那时的路可是土路,不过也宽宽的周围都是挺拔高大的白杨树,我小时候住的周围有果园记得现在广场和菜市场还有团部办公楼全是的。那时的路是土路,到团部的路都一样子。马车是主要交通工具。每天一趟外出到石河子市的车。土路呀有的路面硬硬的有的沙土晴天土大雨天是泥巴。我在1978那一年上小学时开始铺柏油路,我妈妈和好多现在57家属队的阿姨大妈们参与修路,我只记得小石子拣大石子喷到身上的沥青不好洗得用汽油。还记得有同学那沥清玩,热的时候可以捏来捏去凉了以后那可脆了。我那时不知道妈妈他们有多辛苦只知道新的路面好平整好好玩,我们考试了我高兴的告诉妈妈我考了68分,那一群干活的人哄笑了,妈妈气急了,那一刻我见到的是满脸灰和疲惫的脸,我赶紧回家。也许和好多孩子一样我挨了打。重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考出太低得分,这当然是在小小学。那是柏油路在团部铺开了,尤其是通往外界的路呀,那时的桥也多有学校,医院,三营的大桥。柏油路好我们喜欢在上面玩耍可有时会出事我记得在医院通往工程连也就是学校的外面一天下午放学有个同学被车撞了夺取了生命,那是我远远地看不敢到近处好害怕,好像我上2年级吧,那以后呢我就不敢在马路中间玩了,最让人开心的事那时的地磅间每年拉西瓜也就8月份。汽车拉的瓜在过称时就有大一点的孩子悄悄的上去往下抱瓜,小的孩子接应拿上后去藏起来,草丛里土里水渠里或跑远点,听到放哨的发出报警后赶快撤退。这是开车的也大声骂开小兔崽子,也没大法子有时被抓上挨一巴掌揪耳朵屁股上那个挨一脚也在所难免。不过过磅的阿姨和叔叔也会劝劝算了孩子,不过他们会告诉孩子的父母,那是回家自然会免不了一顿爆揍。不过瓜往往会一帮子就地解决掉。那时地磅的阿姨和叔叔有时会要瓜分给孩子们吃告诉不能做太危险了。后来外调瓜少了我们也大了也不偷了,不过那路可是越来越的不好了。那是通往三营的路没铺柏油是石子路供马车,后来淘汰了马车换拖拉机了。路边的杨树沙枣树榆树茂密极了。记得有一次重大桥到12连搞了一次大哥哥大姐姐自行车比赛我觉得那路好好长望不到边担心他们,可在加油声中他们回来了。我和小朋友们顺着路走到现在棉油场路口以前还有桥,路边是杂草的盐碱地还有荒坟地看了害怕就没再往前走。路上的车一天天多了起来车祸的消息一天天多了起来,记得第一批小嘉陵摩托出了不少事。路边的白杨树被伐掉了,听不到呜呜忽忽叫的声音了。果园也在一整夜全团消失了。我们面粉场大多孩子不走大路上学走哪老果园了,那成了苗圃地和亚麻地我们还吃那亚麻籽,嚼起来咯磁卡次的香极了。路越来越的不好了柏油褪去大小坑的出现了,我也一天天长大了上了初中不用再羡慕别的大哥哥大姐姐去秋收了,我也背起行囊坐上拖拉机颠着去连队参加秋收带着粮票一弯腰就消失在棉田里,可到结束还挣不回饭钱,直到上高一才扭亏为盈。上初一时特羡慕我的同桌粮繁二连的女生还有他的同伴们,他们骑车上学特佩服反觉得他们是男生我女生了,呵呵他们给骑车的乐趣连队的树林里的野蘑菇,我那时才笨笨得在李雷的辅助下在飞机场学会了骑车,记得上路了我叫道别松手呀松了告诉我一声,不会不会的,嗨嗨。我一扭脸见到他老远地我怕极了努力地把着车把骑了起来,我就这样学会了,天天骑车不过不坐车座子别人见了笑话我,我却不以为然,我就这样骑车去副业连去医院去车队去工程连去砖瓦连在团部转的感觉好极了哪路好好宽广平平的。以后还骑车去13连,畜牧连敢托东西了。路越来越差我家房后的路坑越来越大了一下雨就成了小水塘了虽然有了商业街。有时不是团部的就会掉进去。路越垫越高了反正差极了。一直解决不了到1997我回去还是那么高。路边的白蜡树也长到碗口粗了,可有些被偷伐掉。渐渐知道好多大哥哥姐姐上学参军出去了路是那么漫长,第一次去石河子做的拉粮的车去的风吹着太阳嗮着一路不睡到了石河子见到了高楼。以后就向往那条能出去的路。我上地里拾棉花时最喜欢雨天借辆自行车骑得泥巴点点艰难推着车子回家见到哪略有的柏油路心里快乐极了回家的感觉真好。渐渐知道了去六连那拐来拐去的沙包间的路,去一营的路好,去二营也好硬硬的土路。最不好的是三营的路石子大路不好走,我们去丰收林治沙站的话走14连19连21连23连在好像是24连以后就到了,那一路近田间树林里的。不过也许是24公里,那是不觉得累即使拖上一个人。呵呵不过那时也不胖。给我印象团里就一营的路好其他就是土路或石子路。我还练就了重18连的树林带里的路夜晚借着月光和恐惧快快得骑直到副业连的桥松一口气,为啥害怕要经过那枪毙人的地方呀。夜路走过好几回不过不是一个人。路的糟糕状况并没有激起我厌恶和逃离摆脱这个生我养我额地方,90年我毕业了和亮亮骑车去贩卖大蒜,可不是今天的价格1.8元一斤赚0.5元,第一次我们小赚了,可第二次确被人骗了我们忙碌了到10.11.13.14.19.21连6.7连后可还是亏了,哪路对于我来说第一次觉得太难走了。还记得在雨中小地震了不知是雨滑还是震倒得反正就是摔倒了不过我们都爬了起来,后来再复读因为啥杯具我也没能学好。这是我发现原来好多考出去的他们在走着自己的路学习之路。在那条路上勤奋努力学习认认真真有志向的人在那路上到高校去实现父母辈的愿望。我时常做梦在梦中去努力可老赶不上一梦醒来想着那些那条路上的同学。考上清华考上北大上海太多的。。。。。望着老师的白发,我无语。我也决定出去,一眼三回头的离开了150那熟悉的破烂的路。后来听说全团路好哦了2004撵回去一看就是的。然后听说政策好了我们留在团里的同学还有好多哦老职工全富了起来那是一条致富路。想想其实生活了那么熟悉的150团部路条条通往学校的路只有一条学习之路,条条连接田地的致富路,弯弯通往外地的交通平常路。我在平淡的路上走过,想一想别的路的同学我在想他们是幸福的和成功的。150到哪里记忆之路不会变
最新回复 (8)
  • 白鹭 2010-10-29
    引用 2
    魏蔚,赶紧先给他批改一下!看着好累!不过稍微表扬一下的是:他已经会用省略号了!:lol
  • 列宁 2010-10-29
    引用 3
    呵呵我不会在电脑上用符号,在手机上还可以。不过多年写汇报习惯了老用逗号和句号。一般打字复印社的也奇怪,我回答工作好的没句号,只有不好的用句号。谢谢给批改一下。我往常写报告要口述,可这是生活。
  • 雪花飘飘 2010-10-29
    引用 4
    老同学写得好。你所写下的东西就像是跟一个哥们聊天,天南海北说到哪里算哪里。有特色。文章写出来不仅是给别人看,更重要的是口无遮拦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话,这是需要勇气和真诚的,为老同学人到中年依旧保持这份质朴叫好!
  • 魏蔚 2010-10-29
    引用 5
    列宁同学这篇文章没分段哎!我都看花眼咧!没法给他改。不在偶的地盘里:L
  • 白鹭 2010-10-29
    引用 6
    谁的地盘谁做主!哪位作得了主的,帮帮忙!
  • 列宁 2010-10-30
    引用 7
    我也编辑了可是不知为啥发不上去
  • 我思故我在 2010-10-31
    引用 8
    影像中的团部路和往事记忆
    我出生于70年代。那时的路可是土路,不过也宽宽的。周围都是挺拔高大的白杨树,我小时候住的周围有果园。记得现在广场和菜市场还有团部办公楼全是的。那时的路是土路,到团部的路都一样子。马车是主要交通工具。每天一趟外出到石河子市的车。土路呀,有的路面硬硬的,有的沙土晴天土大雨天是泥巴。
    我在1978那一年上小学时开始铺柏油路,我妈妈和好多现在57家属队的阿姨大妈们参与修路,我只记得小石子拣大石子(这里不知作者原意是什么)喷到身上的沥青不好洗,得用汽油。还记得有同学拿沥清玩,热的时候可以捏来捏去,凉了以后那可脆了。我那时不知道妈妈他们有多辛苦,只知道新的路面好平整好好玩。我们考试了,我高兴的告诉妈妈我考了68分,那一群干活的人哄笑了,妈妈气急了,那一刻我见到的是满脸灰和疲惫的脸,我赶紧回家。也许和好多孩子一样我挨了打。从那以后我再也没有考出太低得分,这当然是在小学。
    那时柏油路在团部铺开了,尤其是通往外界的路呀。那时的桥也多,有学校,医院,三营的大桥。柏油路好,我们喜欢在上面玩耍,可有时会出事。我记得在医院通往工程连,也就是学校的外面。一天下午放学,有个同学被车撞了夺去了生命,那时我远远地看,不敢到近处,好害怕。好像我上2年级吧,那以后呢我就不敢在马路中间玩了,最让人开心的是那时的地磅间每年拉西瓜也就8月份。汽车拉的瓜在过称时就有大一点的孩子悄悄的上去往下抱瓜,小的孩子接应拿上后去藏起来,草丛里土里水渠里或跑远点,听到放哨的发出报警后赶快撤退。这时开车的也大声骂开小兔崽子,也没大法子有时被抓上挨一巴掌揪耳朵屁股上那个挨一脚也在所难免。不过过磅的阿姨和叔叔也会劝劝算了孩子,不过他们会告诉孩子的父母,那是回家自然会免不了一顿爆揍。不过瓜往往会一帮子就地解决掉。那时地磅的阿姨和叔叔有时会要瓜分给孩子们吃,告诉不能做太危险了。后来外调瓜少了我们也大了也不偷了,不过那路可是越来越不好了。
    那时通往三营的路没铺柏油是石子路供马车,后来淘汰了马车换拖拉机了。路边的杨树沙枣树榆树茂密极了。记得有一次从大桥到12连搞了一次大哥哥大姐姐自行车比赛。我觉得那路好长好长望不到边担心他们,可在加油声中他们回来了。我和小朋友们顺着路走到现在棉油场路口,以前还有桥,路边是杂草的盐碱地还有荒坟地,看了害怕就没再往前走。路上的车一天天多了起来,车祸的消息一天天多了起来。记得第一批小嘉陵摩托出了不少事。路边的白杨树被伐掉了,听不到呜呜忽忽叫的声音了。果园也在一整夜全团消失了。我们面粉场大多孩子不走大路上学走哪老果园了,那成了苗圃地和亚麻地我们还吃那亚麻籽,嚼起来咯磁卡次的香极了。路越来越不好了,柏油褪去,大小坑出现了,我也一天天长大了,上了初中,不用再羡慕别的大哥哥大姐姐去秋收了,我也背起行囊坐上拖拉机颠着去连队参加秋收,带着粮票一弯腰就消失在棉田里,可到结束还挣不回饭钱,直到上高一才扭亏为盈。上初一时特羡慕我的同桌粮繁二连的女生还有他的同伴们,他们骑车上学特佩服,反觉得他们是男生我是女生了,呵呵他们给骑车的乐趣连队的树林里的野蘑菇,我那时才笨笨得在李雷的辅助下在飞机场学会了骑车,记得上路了我叫道别松手呀,松了告诉我一声,不会不会的,嗨嗨。我一扭脸见到他老远地我怕极了,努力地把着车把骑了起来,我就这样学会了,天天骑车,不过不坐车座子,别人见了笑话我,我却不以为然,我就这样骑车去副业连去医院去车队去工程连去砖瓦连。在团部转的感觉好极了,那路好好宽广平平的。以后还骑车去13连,畜牧连,敢驮东西了。路越来越差,我家房后的路坑越来越大了,一下雨就成了小水塘了。虽然有了商业街。有时不是团部的就会掉进去。路越垫越高了,反正差极了。一直解决不了,到1997我回去还是那么高。路边的白蜡树也长到碗口粗了,可有些被偷伐掉。渐渐知道好多大哥哥姐姐上学参军出去了,路是那么漫长。第一次去石河子坐的拉粮的车去的,风吹着太阳嗮着一路不睡到了石河子见到了高楼。以后就向往那条能出去的路。我上地里拾棉花时最喜欢雨天借辆自行车骑得泥巴点点艰难推着车子回家见到那略有的柏油路心里快乐极了,回家的感觉真好。渐渐知道了去六连那拐来拐去的沙包间的路,去一营的路好,去二营也好,硬硬的土路。最不好的是三营的路,石子大,路不好走。我们去丰收林治沙站的话走14连19连21连23连再好像是24连以后就到了,那一路近田间树林里的。不过也许是24公里,那时不觉得累,即使拖上一个人。呵呵,不过那时也不胖。给我印象团里就一营的路好,其他就是土路或石子路。我还练就了从18连的树林带里的路夜晚借着月光和恐惧快快得骑直到副业连的桥松一口气,为啥害怕,要经过那枪毙人的地方呀。夜路走过好几回,不过不是一个人。路的糟糕状况并没有激起我厌恶和逃离摆脱这个生我养我的地方,90年我毕业了和亮亮骑车去贩卖大蒜,可不是今天的价格,1.8元一斤赚0.5元,第一次我们小赚了,可第二次却被人骗了,我们忙碌了到10.11.13.14.19.21连6.7连后可还是亏了,那路对于我来说第一次觉得太难走了。还记得在雨中小地震了不知是雨滑还是震倒的,反正就是摔倒了,不过我们都爬了起来,后来再复读因为啥杯具我也没能学好。这时我发现原来好多考出去的他们在走着自己的路——学习之路。在那条路上勤奋努力学习认认真真有志向的人在那路上到高校去实现父母辈的愿望。我时常做梦在梦中去努力,可老赶不上,一梦醒来想着那些那条路上的同学。考上清华考上北大上海太多的。。。。。望着老师的白发,我无语。我也决定出去,一眼三回头的离开了150那熟悉的破烂的路。后来听说全团路好了。2004年回去一看就是的。然后听说政策好了,我们留在团里的同学还有好多老职工全富了起来,那是一条致富路。想想其实生活了那么熟悉的150团部路,条条通往学校的路,只有一条学习之路,条条连接田地的致富路,弯弯通往外地的交通平常路。我在平淡的路上走过,想一想别的路的同学,我在想,他们是幸福的和成功的。150到哪里记忆之路不会变。
  • 白鹭 2010-11-1
    引用 9
    咦,没看见我思故我在同学的编辑啊?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