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并不如烟之十八

雪花飘飘 2010-11-30 300

近期偶然在四川卫视看到《虾球传》,封存已久的记忆霎时被打开。刚开始我还以为就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初看过的《虾球传》。心中疑虑为何画面和人物对白无不渗透着种种现代讯息,后来在网上搜索一番才得知:新版《虾球传》于2009年杀青,而我却不知道,由此可见我这个当年的影迷现在也out了。之所以我是当年的影迷,是因为当年的电影电视剧的确很精彩,很有品位。一如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歌曲一样,总是令人难以忘怀,津津乐道。罗大佑的一曲《恋曲1990》,就像是为我们那个时代的高中毕业生而做,多年以后很多老同学当年的面容都已模糊,唯一不老的是记忆深处的那张时光镌刻的光盘。


记得当年看电视剧《虾球传》是在盛夏时分,夜幕降临,微风习习,在我家邻居一个大哥哥家院子里,很多人围着一个黑白电视看得入迷。那时候能看上电视就很知足了,即便是颜色单一的黑白电视机,大家也总是提前赶来,手中拿着小板凳,静静等候着。看到那么多人都来看电视,邻居大哥哥也很给面子,总是在电视剧即将开播前小心翼翼地把电视从家中抱出来。时至如今深深植入我大脑深处的是《虾球传》主题曲《游子吟》:记忆中总觉得虾球命好苦,剧中的主题歌也很悲苦,那时候我也就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看到伤心处泪水涟涟,从没有见过大海的我从此认定海水一定是又苦又咸了。

长大后才有所感悟:歌曲中唱到的海水又苦又咸,是糅杂了人生百种况味,人生在世,苦海翻波,是我们这些远离故乡的游子的真切感受。能够苦中作乐,以苦为乐,能够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也许上苍有眼,给谁得都不会太多吧。有些人早年一帆风顺的,中年或者晚年总会有些许苦难波折;有些人早年屡经坎坷的,中年或晚年也许就会顺遂人意。


印象深刻的那个时代看过的电视剧还有《血疑》和《排球女将》。这两部日本电视剧也同样深深打动人心。我脑海中依然记得《排球女将》中小鹿纯子甩着马尾辫腾空扣球的飒飒英姿,与今年广州亚运会的中国女排姑娘们的神情是一样的:女将在战场拼搏,其势与男将相当,甚至赶超男将,巾帼不让须眉也!

小说《虾球传》的作者是黄谷柳,《虾球传》1946年至1948年在香港《华商报》副刊连载面世。小说成功塑造了“虾球”这个从流浪无知少年成长为优秀革命战士的具有时代特色的人物。在国民党统治即将崩溃前的最黑暗的日子里,《虾球传》的出现给窒息的文坛送来了一缕春风。 

1981年,由张木桂担任编剧的广东电视台制作的第一部电视连续剧《虾球传》红遍大江南北,据说该片在上海播放时,受到观众热捧,许多人挤在一个小木楼上观看,竟发生了屋塌死伤14人的惨剧。后来,香港电视购买了该片的播映权,《虾球传》成为第一部打进香港、东南亚地区的大陆电视剧,“粤产电视剧”时代由此到来。由成方圆演唱的《游子吟》传唱一时,张木桂是该歌曲的词作者。

《游子吟》
都说那海水又苦又咸,谁知那流浪的悲痛辛酸。
遍体的伤痕,满腔的仇冤,
(呵)游子的脚印(啊)血泪斑斑。
(啊)流浪流浪,流浪流浪,
游子的脚印(啊)血泪斑斑。
历尽了人间的风暴雨寒,
踏遍了世上的沟沟坎坎,
人情的冷暖,世道的艰难,
(呵)游子的心中(啊)盼望春天。
(啊)流浪流浪,流浪流浪,
游子的心中(啊)盼望春天。

[ 本帖最后由 雪花飘飘 于 2010-11-30 14:55 编辑 ]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