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旧片段

hyh001 2012-11-1 396

昨天喜凤说一个人开始怀旧,说明开始变老了。呵呵。
再贴点怀旧的文字。纯属虚构,请勿对号入座。

小炎读三年级了。
学校里来了新校长。
一个男校长,带领六个年轻女教师,其中一个年纪稍微大一些的是他老婆。
七个人负责看管二百三十多个小学生,学校没有院墙怎么可以呢?
安徽小岗村包产到户都好多年了,学校怎么能不改革呢?
新校长一来就从盖院墙开始大刀阔斧地干起来了。
所以小炎他们被老师要求学习写作文的时候,有一段时间,同学们的作文内容就是
“今天我搬了三块砖,比王小波多搬了一块。”
“王小波的手磨出了血泡,可他依然坚持搬砖。”
“王小波的腿被砸伤了,我们向雷锋学习,背着他去医院。”
小炎的同学里的确有叫王小波的。
作文里被砸了腿的经常换人,有时候是强子,有时候是何海军,有时候是王海涛。
如果真这么多人的腿都被砸着了,估计新校长早被送去劳改了!
老师批评同学的作文没有新意,可同学说《优秀作文选》里的作文就是这样写的!

学校的围墙修好了,还挖了几条小水渠,栽上了小树苗。校园中间开了个小花园,分了片。跟包产到户政策一样,一个年级负责一片花园和一片树林。
年轻的女教师带着自己的学生给那小花园松土,洒种,浇水。
那段时光是让小炎感到快乐的时光。她真的开始喜欢这个学校了。并且还喜欢那个校长,他教数学课的时候一点也不枯燥,他还很会讲故事,讲几个小孩发现一个天梯,顺着梯子到了宇宙,玩了一天回来,发现自己的爸爸妈妈都成了白头发的老人,同学们也都成了大人。听得同学们都入了迷,缠着他问个不停“老师,后来呢?后来呢?”他还会讲很多希奇的故事,让同学们对那浩瀚的宇宙产生了十分浓厚的兴趣。
不过校长的老婆就不不好说了。
她给一年级的上体育课,就知道让同学围着墙根跑。她给二年级上美术课,画在黑板上的明明是老鼠,她却说同学们我们今天学习画猫。她给三年级的上自然课,上到一半,有同学站起来说老师你的扣子扣错位了。她还给四年级的上语文课,把“灰尘”念成“飞尘”,把“花朵”念成“发朵”,同学们在下边哈哈大笑。她给五年级的教音乐课,把蜗牛爬上葡萄树教成王二小放牛的调了。
没办法,师资力量薄弱,每个老师都身兼多职。要知道这些老师都是文革中读书的高中或者初中毕业的知识分子,能有这样的水平就满不错的了!如果放到现在,弄个大学生,也未必有这个胆量敢教呢。不管老师水平怎么样,小炎的小学教育还是德智体美劳全面进行了的。

校长的儿子赵德轩也不怎么讨人喜欢,尤其是强子和小炎都不喜欢他。他打乒乓球的水平不咋样嘛还总喜欢跟大一点的学生来搀和。仗着他爸爸是校长,别人也就忍受了。
强子可受不了了,说“你看你那架势,跟你妈端尿盆一样!”他竟然就耍泼爬到球台上坐着,让谁也打不成了。强子要揍他,被小炎拉走了。小炎不明白自己的弟弟小乐怎么能跟他玩到一起去的。强子说“哪次在外面的事情不是小乐回去告的密?他就是一个汉奸!”强子这样说自己的弟弟,小炎也不高兴。

日子越过越敞亮了!时代真的变了。这是小炎的爸爸的感受。终于不用点马灯过日子了,终于通了电了。通电的那天,小炎的爸爸把灯绳来回拉了好几遍,看着那15瓦的黄乎乎的电灯泡,觉得真亮啊!打井队的又来了,那里又灯火通明起来,大人们说他们要建水塔,我们到时候不用再去轧水了,到时候自来水就通到家里了。连队每排房子前面都在挖沟,那些碍事的树被砍掉了。
有人带头用树枝在自家门口扎起来,圈成院子了。
小炎的爸爸干脆就活泥倒坯,准备盖院墙了。
家里忙不过来,叫小炎的爷爷来帮忙。
小炎的爷爷劝儿子,你盖院子干什么?难道你还想当地主吗?
小炎的爸爸不乐意了,说老爹你跟不上形势了,报纸上已经登了,要改革了,鼓励大家致富的政策一百年也不会变了!
小炎的爷爷就说:一百年不变?我这辈子看到变得最快的就是政策了。今天一个样,明天一个样,搞不好明天来个运动,叫你个龟儿子又成了走资派反革命。
爷俩争不出个高低就吵起来,小炎的爷爷扔下铁锨脱了胶筒拍屁股走了!
不过这些丝毫也不能减轻小炎爸爸盖院墙的热情,全家总动员,小炎、小乐、小文全都上。这可真比在学校搬砖累多了。小炎说腰疼,她爸爸说小孩哪来的腰。
院墙盖好了,小炎的爸爸还在上边插了好多碎的玻璃茬,说是防贼。
小炎的妈妈说咱家有什么东西好偷啊?
小炎的爸爸还用斧头刨子忙活着用些木头棒子做了个大门,用烧红的铁棍敲成铁环安在门上,说是好上个锁。
小炎、小乐、小文轮流在那里摇鼓风机,一个人摇一会儿就喊要上厕所,小炎的爸爸就换一个,换了两次以后,前边上厕所的就总也不回来了。小炎的爸爸就说真是懒驴上磨屎尿多啊!
院子大张旗鼓地建成了,铁环也安上了。可家里人每次出门只是弄根小树棍插在那门环上,告诉别人:我们家现在没人!

每家分了两分地,终于可以自己家种菜不用吃食堂了。
小炎的爸爸又带领几个小毛孩开始在那二分地里忙活起来了。种了好些希奇古怪的东西,连法国茴香和日本菠菜都有,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种子。
连队里新买了个电视机,人们都围到那里看稀奇。电视机被个大木头箱子锁着,只有晚上的时候文书才会很神气地来开箱子。小孩们太羡慕文书了,都立志长大以后当文书。
电视里放《射雕英雄传》,人们围得里三层外三层的,在地里干活的时候还讨论靖哥哥和黄蓉,猜想今天晚上的剧情。
小孩则按照霍元甲和陈真的招式比划开来,打得鸡飞狗跳的。

那真是个亢奋的年代啊!时间也跟人似的,周期性亢奋。
大人和小孩都有亢奋的事情。学校组织学雷锋,各个班争光荣集体,大礼堂被扫得尘土飞扬乌烟瘴气,五保户家的一张小桌子被轮番擦了一遍又一遍。搞五讲四美三热爱的时候,小炎和小乐、小文拿个玻璃瓶举着苍蝇拍在厕所里打苍蝇,直埋怨扫厕所的把厕所扫得太干净了!
秋天去采草种和树种子,老师说寄到灾区去。
小炎想象着那些沙枣在灾区小朋友的家门前长大开花结果了,灾区小朋友吃着香甜的沙枣,连做梦都笑醒了。

摘自《我本野蛮》
最新回复 (13)
  • 语过添情 2012-11-1
    引用 2
  • 语过添情 2012-11-1
    引用 3
  • hyh001 2012-11-1
    引用 4
    Quote原帖由 语过添情 于 2012-11-1 20:47 发表

    报告瓦格拉同志,是我写的.
  • 飞鸟渡 2012-11-2
    引用 5
    呵,不错。
  • GFY3384718 2012-11-2
    引用 6
    写得不错,不少事我们都经历过。如学雷锋做好事、给学校打土块、给灾区采树种等。
  • 语过添情 2012-11-3
    引用 7
  • GFY3384718 2012-11-3
    引用 8
    期待着新书出版,到时告知一声。
  • hyh001 2012-11-3
    引用 9
    关于棉花
    那年春天,天气突然提前热了。
    棉花苗发得早了。
    原本覆在上边保墒的塑料薄膜成了一个笼屉,眼看着棉花苗要捂死在里头了!
    全连甚至全团动员去把棉花苗从里面解救出来。
    小炎和同学们,这些同学们包括一年级的,都到地里去解放棉苗了。拿个小棍子或着小铁钩,把棉花苗那里的薄膜勾个小洞,让棉苗露出来,洞也不能勾得太大,否则跑了墒也不行。
    春天的风把地里的沙土不停地往人眼里和嘴里灌,小炎和女同学们都学老师的样子裹个花头巾在脸上,远看,满地里都是农村小老太太!
    干这个活只能半弯着腰,不能趴在地上,那样会把棉花苗压死。
    中午的时候大人小孩都在地里不回来,连队伙房里来送饭,大铁桶里装的是头年储存的快发芽的酱油煮大白菜或者卷心菜,还有碱面放多了蒸得发黄的龇牙咧嘴的大馒头。
    刚开始小炎和同学觉得这事情还很有意思,过了一天就觉得很不好玩了。老师要不停地喊叫,才能阻止他们在地里追跑,如果追跑起来,就不是来帮忙,而是来搞破坏了。
    运气好的话,棉苗被解放出来遇到的是好天气,能过了第一关,继续长大。运气不好的话,接下来的天刮一场大风或者来一次倒春寒,所有的腰酸腿疼都白付出了。至于大人们遇到难关是怎样度过的细节,小炎就不知道了。反正,自己家那二分的菜地里的菜苗,就经常要戴着尖尖的纸帽子度过难关。可整个连队成千上万亩的地是没办法戴纸帽子的。

    棉花苗过了第一个出苗关,后面还有好多关。
    春天里还要间苗,这个活机器干不了。为了保证出苗率,播种机在播种的时候,每个孔里都撒了好几个种子,种子都发芽了,却需要人去把那些弱的和小的苗拔掉,只留两株壮的苗。所有的人都趴在地里,跪着前进。一天下来,腿都伸不直了,膝盖还特别疼。小炎和同学只是偶然去帮几天,他们的父母亲则常年累月地要这样半趴半半跪在地上间苗。
    经过好多次地除草、打埂、浇水,才能保证棉花活下来长起来。夏天要顶着烈日给棉花打顶尖,把棉花那些疯长的顶和侧枝用手掐掉,这需要人眼仔细地看,也必须是人工完成的活,这样才能保证棉花能多开花,多坐果。后边还有些关口,棉花挂蕾的时候,得老天爷不干旱,也不能涝了。终于熬到秋天,棉花挂了果了,还不能松气。天干或者天涝,果子不是干掉就是烂掉,前边也白辛苦了。
    从春天的三月中旬到秋天的八月下旬,棉花过了一关又一关,人累脱了好几层皮,终于到了采收棉花的季节了。
    这才是真正的苦日子开头。
    团、营、连层层动员,把机关的、工厂的、学校的、退休的,只要有一些劳动能力的人全都组织发动起来,到地里拾棉花去。
    拾棉花这个词用的让小炎一直不明白,明明是去收获棉花,应该用摘棉花,或者采棉花更确切啊?为什么却是拾棉花呢?
    也许是说老天爷给剩下来的棉花的意思吧。
    自从大面积种了棉花以后,每个秋天开学之后,小炎和同学就要先停课去拾棉花了。
    一棵棉花杆上会有几十个棉花桃,他们会逐渐成熟,然后裂开,吐出白色的棉絮,然后可以采摘。
    那些刚裂开的湿的棉花不能摘,一定要等它完全张开嘴了,手可以刚好捏住五个瓣的时候摘,而且一定要抓紧时间摘,不然时间一长棉絮就拖出很长,风吹日晒,棉絮就会干枯发黄失去光泽,质量会打折扣,而且会从棉夹上脱落下来,掉的满地都是,那时候就很难收拾了。
    为了加快进度,通常是一块一块地的打集中歼灭战,连长在喇叭上是这么动员的,小炎就这么记的。
    所有的人到一块地里,一人分一行,开始摘。那种场面,就仿佛把一大群羊赶进一块草地里一样,人往前进,原来远看白色的一片地里就变成了青灰色的一片。一块地摘完了,就去另一块地,摘完的那块地要抓紧时间浇水,好让下一茬棉花桃继续开。
    从早上天不亮,满地都是露水就下地,一直干到中午太阳烤得人头晕。早上穿的是毛衣,中午穿的是衬衣。有送水的来送水,大家就拿着那个大碗轮流喝一些,当然自己还要带水壶。
    早上从家里带一壶水,或者带个西瓜,中间渴了的时候吃。中午在地头吃饭,各个家自己早上带点馒头咸菜的,中午就点白水就那么凑合一顿。学生们则是吃公家送来的饭,就是那种大桶里装的酱油煮白菜之类的,改善伙食的时候伙房会包大包子,还是白菜馅的,只不过里面加一些粉条。
    下午接着干,一直干到天黑了,才拖着抗着装满棉花的大口袋,去棉花场过秤。会计和统计员负责过秤记帐,到发工资的时候按斤数计价钱,给大家发劳务费。
    每天从早上六点不到一直干到晚上八点多,整天一个棉花口袋挂在腰上坠着,小炎和同学们终于在疼痛中确认大人说小孩没腰是个谎言!
    每当小炎跟妈妈叫累的时候,她妈妈就会说:“不努力学习考上大学,你就在这里干一辈子吧!比这还苦还累的还在后头呢!”
    学校动员大家拾棉花的理由是培养大家从小爱劳动,但从实际的结果是,小炎觉得还是听妈妈的,好好学习吧,将来不这样劳动了!
    摘自《我本野蛮》

    [ 本帖最后由 hyh001 于 2012-11-3 11:14 编辑 ]
  • GFY3384718 2012-11-3
    引用 10
    拾棉花的情形确实如此,不过现在想想,确是美好的回忆。
  • 家有儿女 2012-11-5
    引用 11
    黄同学咋这么有才,当年你要是读文科现在岂不是抢在莫言前面拿诺贝尔奖了?开开玩笑不介意吧。:)
  • hyh001 2012-11-5
    引用 12
    Quote原帖由 家有儿女 于 2012-11-5 12:36 发表
    黄同学咋这么有才,当年你要是读文科现在岂不是抢在莫言前面拿诺贝尔奖了?开开玩笑不介意吧。:)

    哈哈哈。张妹妹,你真会表扬人啊。
    我决定去派出所把名字改成“诺贝尔”,然后给自己发个奖。
    有功夫的时候写着玩的,自己感觉跟流水帐似的。
  • 家有儿女 2012-11-5
    引用 13
    太谦虚了。没想到你还记得只跟你同过一年学的我,曾听和咱们高二时同学的一位男生说你都不记得他了。:)
  • hyh001 2012-11-7
    引用 14
    呵呵,见面彼此未必能认得了,这么多年过去,变化很大了。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