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时的那些破事儿—水

一片枫叶 2009-4-25 336

现在,每一次和小时候的朋友、同学在一起聊天,都会 聊到小时干过的一些趣事,特别是对水的理解使我终身难忘, 聊起来回味无穷。
记的是刚上初中的时候,一次暑假,我和两位朋友一起去打麻雀,那时候是可以拥有气枪的,我们三个带了两杆气枪,一杆是4.5口径的,一杆是5.5口径的。我们带好所需物品就出发了。
我们从汽车连出发,过大渠,到值班一连(现在的良繁一连)的麦场,随后我们在林带里发现了斑鸠,后来我们就专门顺着林带找斑鸠打,这时,我们越走越远。
后来,我们又发现了老鹰。
就是发现了老鹰,问题出来了,我们跟踪老鹰,越走越远,林带的树也越来越少,越来越矮,一直追到了沙漠里头,也不知道跑了多远,也不知道几点了,又饿又渴,迷路了。
这时,我们只好按照一个方向走,走啊,走,走啊,走……渴的实在是太难受了,当时,喝尿的想法都有了。
也不只是谁说了一声,树,我们一看,隐隐约约,果然有一排树,我们知道,那时候,有成排的树,肯定就有水渠。我们也来精神了,到了跟前,看到了水渠,就是没有水,虽然没有水,但是看到了希望。
我们就顺着水渠往前走,看到了水渠里的湿土,终于看到水了。
终于看到了水,少得实在是太少了,只有一点点水,是一个马蹄印(或牛蹄印)里的一点水,谁知,我们趴下去一看,里面还有一条泥鳅在里面伏着一动不动。千万不能惊动它啊,要不然就喝不成了。
我们三个马上商量好,一个一个的,悄悄的趴下去,一人只准喝一口。
现在,每次想起那一口水,就感觉到:爽,真甜啊!有了这一口水,我们就坚持着,找到了回家的路;有了这一口水,也就有了我对水的特别的理解,更体会到了,水是生命的源泉。
最新回复 (3)
  • 王伟 2009-4-25
    引用 2
    你们还有两杆枪啊,眼馋啊,老羡慕了.记得我小时候,邻居家有个大小伙,也只是个大男孩吧,叫胜奇,他不知怎么就能鼓动他爸给他买了个汽枪.后来我大一些,专门留心过它的价格,是60元一把,对我可是天文数字了.有空没事了,他好叫我和他一路去打麻雀,我手里也有个家伙,弹弓.在马路边拾些不大不小,圆一点的石子装兜里。那时麻雀是四害之一,人们都挺烦它。人们对它手下不留情的,可以随便打。我们最喜欢上沙枣树,个矮叉多好上。春秋季,正是麻雀大量繁殖时,沙枣林里,叽叽喳喳吵死人,一般的孩子都能上去,掏它几窝,没在兵团长大的,听着不信。一颗沙枣树上,那麻雀窝一窝接着一窝,老窝小窝都连成片,够住它祖孙几代的了,一年也不知它要繁殖几代,一飞起来乌黑一片,那真叫多啊,它也不怎么怕人,看着你叫,南方的人知道蝉叫,他们没听过成片的麻雀叫,听着才叫吵呢。那麻雀儿摸着热呼呼的,身上没几根毛,也叫光腚猴。张着嘴对你叽叽地叫,看着它那可怜样,有时也不想伤害它,把它放在草丛中。有时掏的是蛋,一窝有六,七个,麻麻点点,人人都说不能吃,吃了会长麻子,男孩子们大多证明了自己能掏鸟窝后,就把它扔了。我们在大些,都不喜欢掏麻雀了,嫌它难看,要是碰上个不多见,漂亮的鸟窝,(那麻雀也不知那么倒霉,我们不怎么认为它是鸟)那一定不放过,它的蛋也会小心的带回来,路上见谁会逞个能,谝一pian。一说起麻雀来,啰里啰嗦,没完没了,忘了说枪的事了,看来,这小时对麻雀的记忆太深了。也不知那一年,我弄到杆汽枪,还是没你在行啊,弄不懂是4。5还是5。5的,现在还在家藏着,不敢拿出来,俺们这有规定,一般公民不能持枪,包括汽枪。见了罚款带没收。更不能打麻雀了。唉,看来,也真不能打的,没见有几个麻雀,也不知150的麻雀还多不多了,还是飞起来乌黑一片,那真叫壮观呀。现在不烦它了,反而觉得它是儿时的好伙伴一样的亲切了。
  • 一片枫叶 2009-4-26
    引用 3
    枪口的口径4.5毫米和5.5毫米,不过现在持枪违法哦,还是主动上交吧。
  • lenm 2009-4-26
    引用 4
    这些小事让我们想起来很亲切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