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于七十年代,是最后一拨这样的人

沙漠情 2009-6-23 420

生于70年代是无奈的一代,
          但不全部涵盖,
          78年以后出生的和我们已经不是一代。
          你也许不解,无奈何来?


是最后一拨对这样一句话耳熟能详的人--“为革命--保护视力,眼保健操开始……”;

  是最后一拨男女生明明互有好感,却故作嫌恶状,在课桌上刻三八线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小时候写作文时,言必称--“自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或“改革的春风……”学习雷锋 做四有新人之类的人;

  是最后一拨学校开会一冷场有事没事就开唱“没有花香,没有树高”

  是最后一拨这样的女孩子--春风越吹越暖,明明早就心痒难搔,却硬着头皮按兵不动,互相观望,最后都快放暑假了,实在熬不住了,才约好第二天同时穿裙子,谁说话不算数谁是小狗;

  是最后一拨用过 粮票 油票 布票 煤票 豆腐票的人
  
是最后一拨有过小时候要到别人家看电视,死活赖着不肯回家,被爸妈打的经验的人;

  是最后一拨过六一节还必须找齐了白衬衫、蓝长裤的人;

  是最后一拨和泥巴、过家家、弹弹子、拍画片,背着军用水壶,揣着茶叶蛋春游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小学劳动课上还去打扫厕所、捉苍蝇老鼠的人;

  是最后一拨对五讲四美三热爱倒背如流,但始终也没搞清楚什么时候才能练成四有新人的人;

是最后一拨天天数日子等着过年吃好吃的,穿家里人一直不让穿,非要等着过年才能穿的新衣服的人;

是最后一拨看了很长时间黑白电视机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黄军用书包的带子上,用钢笔写着粗体的"笑傲江湖"。

是最后一拨夏天中午不睡觉,背着老师去打铜板机(就是游戏机,3角钱一个铜板),还有眼睛死盯着电视机, 兴致勃勃地打着《魂斗罗》的任天堂游戏机的游戏;
  是最后一拨告诉自己,要有理想有信念,要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走在路上看见方格子地砖想着跳房子,跳橡皮筋的时候唱"我爱北京天安门,每个月存5元指望小学毕业去看天安门的人;

  是最后一拨看过黑白小人书《岳飞》,《丁丁历险记》,《烈火金刚》,《七剑下天山》的人;

  是最后一拨享受过最纯最动人的日本动画片,到八十岁仍能张口就来一段铁臂阿童木》主题歌,到九十岁仍记得《森林大帝》里的小狮子LEO、花仙子和李嘉文、咪咪、来福、娜娜小姐、蓝精灵和格格巫、龙子太郎、一休和小叶子、新佑卫门,自认为曾看到过最好的动画片的人;

  也是最后一拨享受过品质最佳的国产动画片的人--《九色鹿》我们看一回感动一回,《天书奇谭》让我们第一次明白了狐狸精是什么东东、《大闹天宫》让我们初具审美情趣,《没头脑和不高兴》寓教于乐,《大林和小林》够曲折,《哪吒闹海》豪气冲天。

  是最后一拨当年在看了《排球女将》后,逢中日排球赛就紧张万分,生怕日本队真练成了睛空霹雳、流星赶月,抢走中国女排的五连冠的人;

  是最后一拨看全了山口百慧的《血疑》系列,天天查看自己手臂上有无红点、担心自己也得白血病的人;(呀,怎么尽是日货,不好意思,不过,当年的哈日族可真比现下的心境纯明多了。)

  是最后一拨有幸目睹过香港无线的诸多武侠剧的人--当时是小学的年纪吧,再小一点的就看不懂了。看《射雕》里的翁美玲让我们把早逝的她奉若神明,《绝代双骄》又让我们成了梁朝伟的终身影迷。那个时期的金剧和古剧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是最后一拨还曾为费翔意乱情迷,深深同情他白白地担了大兴安岭火灾罪责的现在还算是年轻人的人;

  是最后一拨在中学毕业时都要含着眼泪唱小虎队的《骊歌》中的"南风又?轻地吹送,相聚的光阴匆匆……"和《再见》中的>请相信我们明天一定会再见,就像白云离不开蓝天……"的人。

1. 在黄军用书包的带子上,用钢笔写着粗体的“笑傲江湖”。
2. 班上的老大在中学的门口经营着一张台球桌。
3. 男生都学小马哥叼着火柴棒。
4. 至少有3个以上的朋友,喜欢穿黄大档裤,穿白板鞋,他们每天都苦练李小龙的格斗技术。
5. 晚自习下课后,学校门外的角落里总有香烟头的若明若暗在闪烁,你的心里扑通扑通在跳动,中午休息时若的 那位会不会也是混的?
6. 至少每个学期有3个以上的朋友(大多数是练格斗的几位)被人海扁过,你也至少3次参加过复仇行动,虽然这些复仇行动大多数都在谈判中解决了。
7. 以前练格斗的兄弟,至少有一个现在在证券公司或着IT行业过着滋润的日子。他们现在的体形基本上都很差。
8. 从初中开始就有兄弟为抢女朋友反目。
9. 学校教导处对江湖儿女们的排名,经常因为一次大规模的考试作弊或者校外斗殴而刷新。
10. 你的酒量是从高中开始练起的,父母经常出差的同学家里是主要的训练场。
11. 最英勇的事是和兄弟们一齐教训过社会上的混混。
12. 撬过班主任宿舍的们,进去偷被没收的小说,然后顺便搬走了学校刚发给他的一筐苹果。
13. 班上的小白鼠考上大学后发现,学校的江湖儿女们也纷纷自费上了大学, 而且他们在学校里更受女生欢迎。

真得很怀念,怀念那5分钱就能吃到的冰棍,八分钱的奶油冰棍 怀念那一毛钱好大一张的画片,然后几个朋友蹲到地上拍,看谁赢谁得多,弄得一身土回家让父母打,怀念每天课间操被学校逼着做得眼保健操,然后偷偷睁开眼,互相做鬼脸,让老师训,怀念放学后跑到操场上和同学们打玻璃球。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已经离我们很远,不可能再回来了,这一份回忆将不会被复制,也不会再生,将永远停留在90年代初,就让我们把这些作为最珍贵的回忆收藏起来,在适当的时候拿出来和大家一起分享,分享童年的快乐,童年的幼稚,童年的向往。
最新回复 (0)
返回
发新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