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父亲

月明沧海 2010-6-26 1013

在这里潜水已有一段时日。我期待有人忆起我的父亲,这个儒雅,宽厚,爱学生如亲子的父亲。

然而没有,我很失望,为我少年时期父亲缺少的父爱,为我期待父亲爱我如学生的感情,我很失望,真的,为父亲夜夜陪着心爱的学生住宿在简陋的宿舍中,为在家中每时每刻都有他的学生而产生的气愤,这么多年过去了,我想,或许有他疼爱过的学生会忆起他,然而,翻遍所有的随笔,没有。


我的父亲在记忆中风度翩翩,即使逝去了,任然风姿卓然。我想。父亲错了,错在那里,不知道。我不管他爱过的学生怎么想,我只知道,他是一个多么无私、多么儒雅,多么令人敬佩的人,直至他逝去,后来的学生邮来一幅竹制匾额“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晓镜但愁云鬓改,夜吟始觉月光寒,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一语成畿,我想起父亲,只是觉得,山高水阔,也许父亲在天上看着我们呢,唯有好好努力,让岁月静好,才对得起他。

最新回复 (15)
  • 秋月温柔 2010-6-26
    引用 2
    看了你的文字,眼睛有点潮湿,凌晨2:05分,在这个静然的夜里,你忆起了你的父亲,心中的那种凄凉和失望让我心痛……记忆中,你的父亲如你所云:儒雅、宽厚、风姿卓然的知识气度。小学里,曹老师曾带过我一堂语文课,觉得他的板书是这样的美,他的知识是这样的渊博,这些记忆也只能停留在童年的懵懂中。长大后,我们各自奔走天涯,“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真的,你的父亲却是个永远值得敬佩和追忆的好人!
  • 月明沧海 2010-6-26
    引用 3
    谢谢你,夜里想起父亲,尤其在看见以前熟识老师的照片后,心里忽然很难过。感谢有这么一方天地能真实的表达自己,也感谢你温柔的呼应。祝一切安好。
  • 我思故我在 2010-6-27
    引用 4
    看了你的文字,心里莫名地难过。做为曹老师曾经的学生,对老师的感念从未减少过,只是苦于没有那些同学的好文笔,无法表达出来。至今仍记得老师那漂亮的隶书,高中时给我们排练舞蹈。。。
  • ☆天涯☆ 2010-6-27
    引用 5
    看到您女儿回忆您的文章,其实在您的学生中是不会忘记的,一口京腔的您,一手好的隶书,现在成年后都很诧异!平时写字都用隶书!应该是很书法功底的!您刚从5连来,您给我们上的第一堂课是茅盾的《白杨礼赞》,你说茅盾是大文豪!我也忘了您是用了多少课时,仔细的讲解,分析!是如此的透彻!您讲的《白杨礼赞》现在都觉得是经典!您的古文修养深厚,至今都受益匪浅!您的语文语法也很老道!教学上您可谓是孜孜不倦!下连队拾花是您呆过的连队5连,拾花完后还回了餐!您真有面子!那时您的家人好像还在五连!师母是个很瘦弱的女人,大都是沉默!您好像有重男轻女的思想,您很喜欢您那长的虎头虎脑的儿子!好像您也教他的书写是隶书!也许您爱憎分明,是人孰能无错?您是个大烟鬼!教课时也抽烟,您说过你家在北京是个书商!以此纪念老师!给您鞠躬!
  • dagelxl 2010-6-27
    引用 6
    楼主的父亲不曾教过我,我也不认识曹老师,但只是楼主的描述一位儒雅老先生就已经跃然纸上了。。。。。。
    初三重读时才来到团校,陆续听到学长和同学们说到一些德高望重很有学识的教师,就期望在高中能遇到这些教师,不想高中时很多老教师都已经退休了,或者机缘不佳有些也没有遇上,所以看到老师们的照片,很多人就不认识,有的只是脸熟叫不上名字,认识的只是曾在三营学校教书的老师。只是心里还是涌动一份感激。离开中学后,就再不会有老师为学生的前程担忧或指点方向了,心里不免怀念中学时的老师们了。

    [ 本帖最后由 dagelxl 于 2010-6-28 09:34 编辑 ]
  • 秋月温柔 2010-6-28
    引用 7
    楼主的父亲是一位好老师、好父亲,建议admin将本文置顶、加精,我们要懂得感恩,懂得回报。
  • 飞鸟渡 2010-6-29
    引用 8
    似乎不认识楼主的父亲。不过,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我们那个环境出来的人,都不擅长表达感情,尤其是感激、怀恋、热爱之类的。或许,许多人都在心中感谢你的父亲,只是他们没有说出来。人们能说出来的,只是他们心中所想的极少的一部分。
  • 魏蔚 2010-6-29
    引用 9
    看了大家的回复我也想起来了,是不是曹宽老师呀?一口“京腔”很儒雅的一个人。没做过他的学生,和他一个女儿初中同学过。
  • 草原 2010-6-30
    引用 10
    曹老师教过我,正如大家所说,他是一个儒雅、宽厚、令人敬佩的人。记得他调走时(好像是调到石嘴山),我们帮他搬的家,中午吃饭时,我一口气干了满满一大茶杯的白酒---第一次喝醉了,下午别的同学干活,我坐在他家门口一堆沙子上哭哭啼啼的自言自语。其实那是因为舍不得他走,却又无法表达,醉了,就哭了,说了也就无所顾忌了。从那以后,独自在外闯荡,遇到烦心事又无人诉说时,常常把自己灌多,醒了,一切都忘记了。怀念曹老师.......

    [ 本帖最后由 草原 于 2010-6-30 07:14 编辑 ]
  • 魏蔚 2010-6-30
    引用 11
    草原同学喝醉了是那个样子呀:lol 其实很多时候无人诉说的话可以写写东西表达嘛,那样写出的东西还真实呢:)
  • yyj 2010-6-30
    引用 12
    曹老师也教过我,印象最深的是那一手好的隶书黑板字,很好看,但到目前为止,再没有见到如此娟秀、潇洒的版书了!怀念尊敬的曹老师!!
  • 蔡志春 2010-7-1
    引用 13
    曹老师教过我,我是他的课代表,记得一堂课上他的提问“永垂不朽”的“垂”做何种解释,我答:“留下”,老师走了,留下了可亲的音容笑貌,教师走好!
  • 过路人 2010-7-1
    引用 14
    曹宽老师教过我,他是初三八班的班主任。记得那时学校的治安不是很好,他的家在五连还没迁过来就和我们一样住宿舍,就像家长一样关心我们的学习和生活,很感谢他。他的字就如其人潇洒 刚强 !上他的课就是一种享受 感染力极强,他的音容笑貌永记我们的心中。
  • 2010-7-2
    引用 15
    曹宽老师是我们高二(3)的班主任,他的音容笑貌,洒脱,飘逸,如酒如仙;特别是他的一手好隶属字是当时87,88届许多同学争相效仿的偶像!你是曹振威的什么?曹振威现在在哪?有联系方式吗?烦请发给我?
  • 半山 1月前
    引用 16
    每个学生心里都有一个或几个好老师,曹老师是我心中最好的老师,四十多年前的很多往事,我还记忆犹新!对我的教导和帮助终身难忘!
返回
发新帖